COP消化病超强综述专刊
文章数:16篇
胃食管反流病
COP:如何应对或因炎症引发的反流性食管炎(综述)
① 传统上认为反流性食管炎是由于胃酸反流造成的化学损伤;② 近期在大鼠及人体中的研究表明,反流性食管炎可能来自于细胞因子介导的炎症性损伤,在这一过程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低氧诱导因子(HIF)-2α;③ 食管上皮细胞中的HIF-2α在遇到反流的胃酸及胆汁后更加稳定,并增加促炎症因子的产生,招募T细胞及其它炎症细胞至食管处,造成食管损伤;④ 目前,HIF-2α的小分子抑制剂正在进行临床试验,以治疗HIF-2α驱动的肾癌。
胃食管反流病
反流性食管炎
低氧诱导因子-2α(HIF-2α)
丙肝
COP:治疗丙肝的新疗法(综述)
① 直接作用的抗病毒疗法(DAA)被用于治疗慢性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治愈率超过90%;② 现有的丙肝治疗药物包括:蛋白酶抑制剂(帕利瑞韦/利托那韦、Grazoprevir)、聚合酶抑制剂(索非布韦、Dasabuvir)、NS5A蛋白抑制剂(Velpatasvir、雷迪帕韦、Ombitasvir、Elbasvir);③ 对于DAA治疗无效或患有晚期慢性肾病的患者,需开发新药物/新药物组合作为新疗法;④ 另外,需新疗法以缩短DAA治疗的时间,从而增加患者依从性并降低治疗费用。
丙肝
阿片类物质
COP:肠-脑互作推动对阿片类药物的耐受(综述)
① 阿片类药物是高效的处方止痛药,但会引起肠功能紊乱,包括恶心、呕吐、腹痛、便秘等副作用,有必要了解导致其成瘾和耐受的机制;② 阿片类药物常用于治疗急性或慢性炎症性肠病,它在肠道中的作用显著,然而也可能加重疼痛症状;③ 长期使用吗啡会改变肠道菌群,肠道屏障功能受损并导致细菌易位,造成肠神经胶质上TLR的活化及连接蛋白及P2X的表达增加;④ 肠神经胶质释放的促炎细胞因子通过背根神经节中的传入神经,引起对阿片类药物的耐受。
阿片类物质
肠-脑轴
肠道类器官
COP:用于代谢研究的两种肠道类器官(综述)
① 肠道类器官有仅包括上皮细胞和同时包含间充质两种;② 仅包括上皮细胞的肠道类器官可通过小鼠或人体的Lgr5+干细胞或分离出的肠道隐窝产生,耗时较短,需要特异性生态位因子,有区域特异性,可表现出所有的上皮细胞类型;③ 包含间充质的肠道类器官可通过诱导多能干细胞(iPSC)产生,耗时较长,无区域特异性,且相对不成熟;④ 肠道类器官可用于进行代谢研究,缺点为缺乏肠道神经系统、血管系统、淋巴系统及功能性适应性/先天性免疫系统。
肠道类器官
安慰剂效应
COP:胃肠病中的安慰剂效应研究(综述)
① 人体研究对阐明安慰剂和反安慰剂效应的心理机制至关重要;② 实验动物模型则在控制以往经验和环境因素方面比人体研究更具优势,而且在扩大研究范围和阐明分子和细胞水平机制上也有优势,可以更深入了解其药理和神经化学机制;③ 新型临床研究设计可克服传统的随机安慰剂对照试验中的局限;④ 例如:有效性比较研究(CER)、提供常规治疗(TAU)或甚至不进行任何治疗,可更好地分离药物和安慰剂效应,以了解安慰剂对胃肠病学及其后的效应。
安慰剂效应
乳糜泻
COP:嗜酸细胞性食管炎和乳糜泻的治疗(综述)
① 嗜酸细胞性食管炎(EoE)和乳糜泻(CeD)是与食物抗原相关的慢性免疫介导的胃肠道疾病;② 无麸质饮食是CeD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法,质子泵抑制剂、局部类固醇激素、白三烯抑制剂和饮食消除疗法(去除小麦、牛奶、大豆、鸡蛋、坚果和海鲜等成分)等可用于治疗EoE;③ 治疗目标为控制对食物的免疫应答、减轻症状、预防并发症;④ 所有EoE治疗后均可缓解,是否均需要维持治疗是问题所在;⑤ 目前进行的生物学和免疫治疗研究均尚未进入临床使用阶段。
乳糜泻
嗜酸细胞性食管炎
肥胖
COP:靶向肠道营养结合受体以治疗肥胖(综述)
① 胃肠道激素在调节食欲和血糖稳定方面有重要作用;② 肠道中的GPRC6A、CasR等受体感知蛋白质消化后产生的氨基酸及多肽;③ FFAR1/4受体感知脂肪消化后产生的长链脂肪酸,GPR119受体感知甘油一酸酯(MAG);④ SGLT-1等受体感知碳水化合物消化后产生的葡萄糖,GLUT5受体感知果糖,FFAR2/3受体感知短链脂肪酸;⑤ 营养物质结合受体后调节肠道内分泌细胞分泌的食欲调节激素,如胃饥饿素、CCK、GIP、PYY、GLP-1等;⑥ 胃肠道激素可作为治疗肥胖的靶点。
肥胖
营养
2型糖尿病
COP:利用肠道激素对付肥胖及2型糖尿病(综述)
① 减肥手术明显提高循环血中肠道激素水平,在体重下降前快速缓解2型糖尿病,肠道激素可调节食物的摄取和代谢;② 肠道来源的激素包括: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YY肽(PYY)、葡萄糖依赖性促胰岛素多肽(GIP)和胃泌酸调节素(GLP-1/胰高血糖素双重激动剂);③ 肠道激素在进食后一过性升高,联合作用可促进胰岛素分泌和控制血糖;④ 利用这些生物活性分子的协同和治疗潜能,可通过”单药“真实模拟多种肠道肽,以有效控制血糖并持续减重。
2型糖尿病
肥胖
肠道激素
嘌呤能信号
COP:嘌呤能信号或是胃肠道疾病治疗新靶点(综述)
① 嘌呤能受体与胃肠道疾病的发病机制相关,可作为潜在的治疗靶点;② 神经胶质及神经元中的嘌呤能信号与肠道神经病变相关;③ 在结肠炎中,ATP的释放通过P2X7依赖性神经元-神经胶质通路及神经胶质嘌呤能-连接蛋白-43通路,导致神经元死亡及肠道动力障碍;④ 神经胶质嘌呤能-连接蛋白-43通路介导了吗啡引起的便秘及肠道炎症,与阿片类药物引起的便秘不同;⑤ IBD、IBS及肠道运动障碍的药物靶点包括P2X7R、P2X3R、P2Y2R、A2A/A2BAR、酶及转运体。
嘌呤能信号
胆汁酸
COP:靶向胆汁酸通路,治疗胃肠肝疾病(综述)
① 胆汁酸是肠道与肝脏通讯的中心信号,可整合菌群信号至肠-肝轴;② 胆汁酸受体包括法尼醇X受体(FXR)及G蛋白偶联胆汁酸受体1(GPBAR1),后者也被称为TGR5;③ FXR、TGR5及胆汁酸转运体可作为治疗胃肠道及肝脏疾病的靶点;④ 鹅去氧胆酸(CDCA)可治疗便秘,胆汁酸螯合剂及FXR激动剂(如奥贝胆酸)可治疗胆汁酸腹泻;⑤ 熊去氧胆酸(UDCA)可治疗艰难梭菌感染及结肠袋炎;⑥ 奥贝胆酸、IBAT抑制剂、FGF-19类似物可治疗原发性胆汁性胆管炎。
胆汁酸
肠-肝轴
微小RNA(miRNA)
COP:利用MicroRNA治疗肠道疾病(综述)
① IBD患者结肠粘膜中的microRNA表达发生改变,UC患者病变组织中的miR-200家族表达升高,CD患者十二指肠中的miR-146、miR-155、miR-122表达升高;② MicroRNA调节UC患者体内Treg产生细胞因子;③ 紧密连接蛋白、粘附连接蛋白、细胞桥粒蛋白、黏蛋白维持肠道屏障,IBD患者体内差异表达的部分microRNA可调节上述蛋白;④ 一些与IBD相关的microRNA(例如miR-200家族)在结肠癌中发生变化;⑤ MicroRNA或可作为IBD及相关癌症的生物标记物及治疗靶点。
微小RNA(miRNA)
炎症性肠病
肠道屏障
低FODMAP饮食
COP:一文读懂低FODMAP饮食(综述)
① FODMAP包括可发酵寡聚糖、二糖、单糖及多元醇;② 细菌发酵FODMAP后产生短链脂肪酸及气体,可通过影响肠道菌群、动力、通透性、免疫活化等因素造成胃肠道症状;③ 低FODMAP饮食可缓解肠易激综合征患者的症状,但临床试验结果表明与其他饮食干预措施相比并无明显优势;④ 低FODMAP饮食包括3个阶段:排除对低FODMAP饮食不敏感的患者、重新引入FODMAP饮食、设计个性化的低FODMAP饮食并维持;⑤ 可寻找生物标记物以鉴别对低FODMAP饮食敏感的患者。
低FODMAP饮食
肠易激综合征
炎症性肠病
COP:治疗IBD的最新生物制剂(综述)
① 最新的克罗恩病治疗药物包括:优特克单抗(靶向IL-12及IL-23的P40,已被FDA批准)及靶向P19的IL-23单抗(已完成2a期临床试验);② 以及JAK抑制剂(Filgotinib及upadacitinib)、SMAD7反义寡核苷酸(Mongersen,调节TGF-β1信号通路以促进抗炎症作用);③ 最新的溃疡性结肠炎治疗药物包括:JAK1及JAK3抑制剂(托法替尼)、白细胞迁移抑制剂(Etrolizumab及PF-00547659)、鞘氨醇-1-磷酸酯(SIP)调节剂(Ozanimod,抑制淋巴细胞迁移)。
炎症性肠病
生物制剂
胃食管反流病
COP:婴儿胃食管反流病的治疗(综述)
① 早产婴儿的胃食管反流病(GERD)风险增加;② GERD的发病机制包括:食管缩短、食管运动障碍、HC03、粘膜防御受损、食管裂孔疝、下食管括约肌(LES)功能障碍、胃酸过多、肠道动力紊乱、十二指肠胃反流、胃排空延迟;③ 现有治疗GERD的药物靶点包括:预防一过性下食管括约肌松弛、调节胃内容物的物理-化学组成、调节肠道动力、改变感觉阈限以缓解症状;④ 用于婴儿的药物包括:抗酸药、海藻酸盐、质子泵抑制剂、促动力剂、H2受体拮抗剂。
胃食管反流病
功能性肠病
COP:治疗便秘及腹泻的现有及新兴药物(综述)
① 功能性肠病(即便秘和腹泻)指在常规诊断测试中无明显解剖或生理异常,由外周/中枢机制引起的胃肠感觉运动功能障碍,表现为腹痛、腹胀、排便习惯异常;② 可用治疗肠道紊乱的药物,必要时辅以疼痛管理;③ 渗透性和刺激性泻药、促分泌素和5-羟色胺5-HT4受体激动剂用于治疗便秘;④ 洛派丁胺、抗胆碱能药物、利福昔明、胆汁酸螯合剂、伊卢多啉和氯压定用于治疗腹泻;⑤ TRP受体拮抗剂、蛋白酶激活受体抑制剂、IgE抑制剂等新药正在进行临床试验。
功能性肠病
便秘
腹泻
消化道疾病
COP:针对消化道疾病的前沿疗法们
① 近年来有大量的消化道疾病相关研究,发现并鉴定出了许多新的疾病分子机制和药物靶点;② 包括:miRNA在IBD和结肠癌中的作用、用低FODMAP饮食治疗IBS、以HIF2α为靶点治疗胃食道反流、肠道菌群疗法和菌群在药物个体差异中的作用;③ 以及:以肠神经胶质细胞和菌群为靶点治疗阿片类药物镇痛耐受和相关便秘、用嘌呤相关药物治疗IBD和消化道紊乱等;④ 很多前沿新疗法还处于实验和临床阶段。
消化道疾病
关闭

用微信扫描上面二维码,验证身份

提醒:您需要先关注微信公众号“热心肠先生”,才能验证通过!

 验证成功,3秒后跳转

已超时,请 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