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Journal of Immunology 菌群专刊
文章数:8篇
gut microbiome
JI:“微”生物,“大”影响!
① 这期《免疫学杂志》发表了7篇简要综述,说明肠道菌群对肠道及其他末梢组织免疫功能的普遍影响;② 强调了共生肠道菌群对免疫功能的深远影响,反映出这种共生微生物生态系统和哺乳动物宿主的共同进化作用;③ 本文作者简单介绍了这7篇综述的主要内容,指出这为研究肠道菌群与免疫系统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并指出了未来的研究重点和方向。
gut microbiome
immune functions
Brief Reviews
enteric microbiota
JI:对终身免疫稳态至关重要的新生儿窗口期(综述)
① 新生儿窗口期是由流行病学研究首先提出的概念,它揭示了这个早期时间段对人类免疫介导疾病易感性的特别重要性;② 最近的动物研究发现生命早期暴露是一个免疫过程,允许我们详细分析定义这个特殊时期的影响因素;③ 肠道菌群、先天和适应性免疫系统是免疫介导性疾病发病机理的初期影响因素,并被认为在经历出生后一个动态阶段后会达到持久的稳态平衡;④ 本文概述菌群的产后建立以及先天和适应性免疫系统的成熟,讨论有关生命早期暴露的免疫介导性疾病的实例,阐明产后早期对终身免疫稳态的重要作用。
enteric microbiota
early-life exposure–triggered
neonatal window
immune-mediated diseases
Host-Microbiota Interactions
JI:宿主-菌群互作如何驱动炎症性疾病?(综述)
① 哺乳动物免疫系统和肠道菌群功能性互作的最新进展,推动了对人类健康和疾病的新理解;② 现代技术能定量检测胃肠道菌群中的特定成分和功能特征,改变着免疫学领域的基本和新兴概念,其揭示了哺乳动物宿主-菌群互作中的多种方式;③ 很明显,人类肠道菌群对免疫系统的塑造和效率有重要影响,同时免疫系统又指导着菌群的组成和本地化;④ 本文综述这些相互作用在体内平衡和炎症发生中的证据,讨论宿主-菌群互作研究转化为慢性炎症疾病疗法的障碍。
Host-Microbiota Interactions
Intestinal Microbiota
homeostasis
Inflammation
microbiome-modulated metabolites
JI:菌群调控的代谢产物如何影响免疫力?(综述)
① 哺乳动物胃肠道及其相关的粘膜免疫系统拥有大量原核和真核生物来源的代谢产物,对真核生物的发展和生理起重要作用,这些生物活性分子源自营养和环境,或由宿主和菌群内生和调控;② 肠道粘膜免疫和菌群之间存在着复杂的交互网络,其密切交流可能受代谢物分泌物和信号的驱动,进而对宿主免疫和生理产生影响,菌群相关代谢物水平和活性的改变参与了越来越多疾病的发病机制;③ 本文综述菌群调控的代谢产物的起源和影响,尤其是对免疫细胞发育及功能的影响。
microbiome-modulated metabolites
bioactive molecules
microbiota
mucosal immune system
Microbiome
JI:菌群对食物过敏的影响(综述)
① 随着西方社会生活方式的改变(如饮食调节和抗生素使用增加),食物过敏发生率和严重程度出现惊人增长;② 这些人口统计学变化深刻地改变着宿主和菌群之间的协同进化关系,剔除细菌菌群是维持粘膜内稳态的关键;③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食物致敏的相关稳态失调不能刺激保护性耐受性通路,导致II型免疫反应(过敏性疾病的特点)的发展;④ 定义调控食物过敏菌群中有益的过敏保护性成员,在通过调节菌群以治疗食物过敏的干预手段中具有潜力。
Microbiome
food allergies
mucosal homeostasis
protective tolerogenic pathways
Type 1 diabetes
JI:菌群对一型糖尿病的影响(综述)
① 过去50年,一型糖尿病(T1D)发病率快速上升,表明环境因素对其发生有重要作用,而哺乳动物胃肠道存在的共生菌群影响着宿主生理的众多方面;② 本文系统介绍肠道菌群扰动与胰腺自身免疫的关联证据,讨论啮齿动物模型中肠道菌群对宿主粘膜和系统性免疫系统发育和功能的重要作用;③ 列举人类队列研究最新发现,说明环境和生活方式对菌群组成和胰腺自身免疫的影响,以确定菌群组成及代谢物与先天性和适应性免疫系统相互作用为预防或治疗T1D奠定基础。
Type 1 diabetes
pancreatic autoimmunity
gut microbiome
human longitudinal cohort studies
gut microbiome
JI:肠道菌群如何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自身免疫?(综述)
① 中枢神经系统(CNS)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复杂发病机制尚不清楚;② 在多发性硬化症和脊髓炎疾病中,T细胞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组织并导致严重残疾症状,越来越多证据表明调节肠道菌群可能降低中枢神经系统炎症;③ 肠道淋巴组织特异性诱导T细胞,其直接抑制损伤性CNS的自体反应 T细胞;④ 多发性硬化症和脊髓炎患者的肠道菌群失调为研究肠-脑轴通信提供了证据;⑤ 因此,当前和未来的治疗干预措施可直接针对菌群调控来开展。
gut microbiome
multiple sclerosis
neuromyelitis optica
Inflammation
central nervous system
HIV
JI:肠道菌群与HIV感染到底有何关联?(综述)
① 肠道菌群的组成影响着人类从心脏病到糖尿病甚至癌症的众多病理状态;② HIV感染会通过改变肠道菌群组成或通过破坏正常的宿主反应机制,扰乱宿主-菌群正常相互作用中微妙平衡;③ 本文回顾当前有关HIV感染如何改变正常的肠道共生菌群平衡的分析方法和数据结果;④ 讨论肠道菌群对宿主免疫稳态的各种影响,以及HIV破坏这些机制的初步但引人注目的数据;⑤ 简述肠道菌群产生的一些重要生物分子,及其对感染/未感染HIV患者维持宿主免疫稳态的作用。
HIV
gut microbiome
host response mechanism
analytical method
biomolecules
关闭

用微信扫描上面二维码,验证身份

提醒:您需要先关注微信公众号“热心肠先生”,才能验证通过!

 验证成功,3秒后跳转

已超时,请 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