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Turnbaugh
文章数:8篇
肠道菌群
NRM重要综述:“细菌药剂师”,每个人自己的药剂师
① 本综述介绍了最新的肠道菌群与异生物质疗效及毒性之间联系的研究; ② 这些异生物质包括药物、饮食中物质及环境中的毒素; ③ 这个领域的研究有助于今后更准确地预测病人对治疗的反应,并为发展针对肠道菌群的新疗法提供基础; ④ 精准医疗需要我们先对体内的“细菌药剂师”有足够的了解。
肠道菌群
异生物质
代谢
宏基因组
是否进入宏基因组基础上的治疗时代?
① 通过改变宿主基因表达,肠道菌群直接或间接影响药物代谢,产物干扰肠道外的代谢,抗生素的使用影响固有菌群的结构;② 肠道菌群的直接结果包括生物转化,如亲代化合物的激活或失活;③ 培养细菌的体外详细研究、无菌和定殖动物模型、治疗前中后患者的宏基因组调查、大规模临床研究等,以形成新的菌群治疗靶点,药物毒性和疗效的无创性生物标志物,外来化合物对宿主和菌群生理学的长期和短期影响;④ 了解控制菌群的系统发生学和代谢多样性。
Nature:胖瘦双胞胎共有的“核心菌群”
① 选取同胖瘦的成年女性同卵及异卵双胞胎,分析其与其母亲的粪便菌群,研究宿主基因型、环境暴露及宿主肥胖如何影响肠道菌群;② 共分析了154个个体,结果显示家庭成员之间既共享部分肠道菌群,也存在群落组成的差异,差异程度在同卵双胞胎与异卵双胞胎中相似;③ 在基因水平而非生物体谱系水平,所有个体拥有一个核心菌群;④ 肥胖与菌群在门水平上的变化、细菌多样性的降低、细菌基因的代谢通路的改变相关。
Nature:肠道上皮的快速岩藻糖基化有助于维持宿主-菌群的健康共生关系
① TLR信号通路活化可造成小鼠小肠上皮细胞(IEC)的快速α(1,2)-岩藻糖基化;② 这一过程需要树突细胞产生IL-23、天然淋巴细胞的活化、IL-22激活的IEC表达岩藻糖转移酶2(Fut2);③ 岩藻糖基化的蛋白进入肠腔,随后岩藻糖脱离并被肠道菌群代谢;④ 岩藻糖影响了菌群代谢通路的表达,降低了细菌毒力基因的表达;⑤ 并改善了小鼠对轻微致病菌——鼠柠檬酸杆菌的耐受性。
肥胖相关肠道菌群与能量获得能力增加
① 比较遗传性肥胖小鼠和同窝瘦小鼠、以及肥胖和瘦的人类志愿者的远端肠道菌群,发现肥胖与两种主要的细菌(拟杆菌门和厚壁菌门)丰度相关;② 通过宏基因组和生化分析发现这种变化影响小鼠肠道菌群的代谢潜力;③ 肥胖菌群具有增加从食物中获得能量的能力,此外,这种特质是可传播的:给无菌小鼠定植“肥胖菌群”导致总身体脂肪的增加显著高于定植“瘦菌群”的小鼠;④ 结论:肠道菌群可能是肥胖病理生理学的另一个重要贡献因子。
微生物组学
Microbiome:人体微生物组学的未来在哪里?
① 2013年7月24日至26日在美国马里兰州的贝塞斯达召开了题为“人类微生物组学:憧憬未来”的学术会议;② 会议汇集了人类微生物组研究领域的专家,旨在全面介绍微生物组研究的现行状态,但更重要的是确定并讨论这个新兴领域研究的不足,挑战和机遇;③ 本报告将总结一下专家演讲报告,并阐述了在继续推动并提供医学转化应用方面,人类微生物组该做什么样的研究。
微生物组学
饮食可以快速且可重复地改变人类肠道菌群
① 短期的食肉饮食或食草饮食可以改变菌群的结构,这种变化可以掩盖个体的区别;② 纯动物来源的饮食可以增加胆盐耐性细菌的数量,如嗜胆菌属等,降低可以代谢植物多糖细菌的含量,如瘤胃球菌属等,其中嗜胆菌属的增加可能与食肉饮食引发炎性肠病有关;③ 这种微生物的变化可以反映食草和食肉动物的区别,以及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发酵之间的动态变化;④ 肠道菌群会对饮食的变化迅速作出反应,可能潜在地促进了人类多种饮食习惯的形成。
人类微生物组计划
Nature:人类微生物组计划的内容和目标(2007)
① 人类微生物组计划(HMP)旨在通过对人类微生物遗传和代谢整体研究,了解其对宿主健康及致病的影响;② 通过测序,DNA序列信息从大量的数据中筛选出来,并用京都基因基因组百科(KEGG)对发现的基因进行注释;③ HMP可以帮助研究人员实现多种远景,例如发现新的用于诊断的生物标记物,人类微生物产生的酶可用于处理特定的底物,同时新药典也将纳入多种人类微生物及其化学产物;④ 同时对微生物的研究还有助于指导人们的合理膳食。
人类微生物组计划
京都基因基因组百科
关闭

用微信扫描上面二维码,验证身份

提醒:您需要先关注微信公众号“热心肠先生”,才能验证通过!

 验证成功,3秒后跳转

已超时,请 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