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强文:宝宝身体好,猫狗不可少!(育儿必读)
2017-03-31热心肠先生
热心肠先生按


昨天出版的《自然》杂志Outlook专刊,特别关注动物健康,其中有一篇文章的主题是“Puppy power 狗狗的力量”,讲的是我特别喜欢的话题——卫生假说。


正好3月份我的公众号还有群发额度没有用完,晚上我让老婆大人给这篇文章做了翻译,这会连夜分享给大家。


由于决定翻译和排版准备的时间都比较仓促,未免有比较多错误,请读者们留言指出。




宝宝身体好,猫狗不可少.jpeg

家里养狗狗的孩子长大成人后更不容易发生过敏。(原文献配图)


Puppy Power 狗狗的力量


原作者:Sujata Gupta

翻译者:滴滴


“脏环境”曾经令人深恶痛绝,但现在看来它能丰富孩子的肠道菌群,并降低她/他发展成肥胖、哮喘等疾病的风险。此外,我们似乎能依靠人类最好的朋友来帮助自己。


二十年来的研究表明,比起那些没有跟狗狗一起成长的孩子,和狗相处的孩子患哮喘的比例更低。许多研究者将这一发现归因于卫生假说——在生命早期接触脏一点的环境,能避免后期可能出现的过敏性疾病。在此之前,并没有可靠的数据表明养狗和免疫系统健康改善有关,但尽管未被证实,这个想法依然很吸引人。


加拿大埃德蒙顿艾伯塔大学的儿科专家Anita Kozyrskyj说,也许养狗的母亲更健康或更可能实现母乳喂养。“这可能是有益的生活方式”。


2013年,Kozyrskyj 着手验证自己能否精确描述到底会发生什么。她的研究团队评估了24份4个月大婴儿粪便样本中的各种微生物,这些样本是2008-2009年在CHILD(加拿大婴儿健康纵向发育)队列研究中收集的。24个孩子中,15个孩子的家里至少养了一只狗或猫。


研究者发现和不接触宠物的孩子相比,与宠物生活在一起的孩子肠道中的微生物多样性较高(通过粪菌检测得知)。几十年前,Kozyrskyj 的这些发现可能会引起惊慌。微生物,在那时是病菌的同义词,是被认为最好要离得远远的生物。这甚至会促进医生建议有家族过敏史的准父母放弃家庭宠物。


但 Kozyrskyj 说,现在众所周知的是免疫系统的发展要依靠肠道微生物组——生活在肠道里的微生物群落的遗传物质。这意味着,如果婴儿在成长过程中接触的微生物(比如狗毛中或随脏泥爪被带进房子里的微生物)有限,孩子的免疫系统可能会认为这些微生物也应该被攻击(译者注:因此造成过敏)


在发达国家,人们的时间主要花在室内,缺乏对微生物的接触更是个问题。研究者开始猜测,狗狗为人们提供了一条安全弄脏婴儿成长环境的路径。


然而,让医生在处方上写养狗能治病还为时尚早。Kozyrskyj 的研究样本数太小,得不出任何坚实的结论。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微生物创新中心的负责人和微生物学家 Rob Knight,则指向于有待填补的空白。“现在还没完成的是一类干预性研究,它能明确证明如果养一只狗,或许会改善你孩子的健康” ,Knight 说,“但也有许多其他不同的证据链表明如此”。 


理论


在发达国家,几十年里过敏性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发病率都在增加。1989年,现伦敦大学圣乔治学院的流行病学家 David Strachan 发现,与更多兄弟姐妹一起成长的孩子,发生花粉过敏的比例更低。Strachan 为此提出卫生假说,认为过敏性疾病的上升是更加清洁的环境带来的后果,其中一部分是更高的个人清洁标准所致。


许多研究者已经证实,通过兄弟姐妹、在农场里成长或是在发展中国家生活,接触一些脏环境可能有益甚至能预防疾病。例如,在2015年,通过覆盖十余年的观察性研究,研究者对和狗一起成长的孩子患哮喘风险的降低率进行了量化。这些研究者梳理了2001到2010年在瑞典出生的超过一百万个孩子的记录。在队列中275000名学龄儿童里,研究者发现养狗家庭里的孩子患哮喘的比例比未与狗共同成长的同龄人低13%。


根据卫生假说的改进版——老朋友假说来看,宠物能增强微生物组的想法就更讲得通了。从这个角度说,人类与家畜和动物的共进化使得我们为了健康乃至生存都会依赖于动物的微生物。与这些“老朋友们”失去联系,可能会打破脆弱的进化平衡。


研究者们猜测,我们与犬科动物的长期共处意味着人类和狗狗的微生物组可能会协同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没有与狗狗一起成长的孩子(以及没有与人类一起成长的小狗)的微生物组是不完善的。伊利诺斯州芝加哥大学微生物中心的负责人 Jack Gilbert 说:“如今所有活着的人,都可能拥有居住在部落里与狗一起打猎的祖先们。”


中间人狗狗


梳理出狗的微生物如何造福人类并不容易。从病理上说,一次接触就可以在狗狗与人之间传递病原细菌,并使受体生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非致病性细菌的传递则并不明确。但这样的共享可能比我们之前了解到的更常见。


Knight 和他的团队比较了来自于60个家庭的159个人和36只狗的皮肤、舌头和肠道的微生物。他们发现与不养狗的家庭比较,有一只狗的家庭的成员,彼此之间的皮肤微生物组更加相似。换句话说,狗狗充当着微生物传递介质。


同时,在研究搬新家后家庭微生物组会发生什么变化时,Gilbert 有了一个自己的偶然发现。Gilbert 和团队征集了包括3个将要搬家的家庭在内的7个家庭,并在参与者的家里和身上拭取微生物。Gilbert 回忆说:“我们走进其中一家,发现了3只狗狗。” Gilbert 知道狗狗肯定也会影响全家人微生物的组成,所以他让研究小组也拭取狗狗身上的微生物。在另外一家,他们也得到了一只猫身上的微生物。


当 Gilbert 描绘出细菌在家庭里的地面、人、狗和猫等所有哺乳动物以及物体之间转移的活动景象时,和 Knight 一样,他发现养狗的家庭中,毛茸茸的动物在人与人之间微生物的转移中起着核心作用。(Gilbert 还发现住户都藏有一个独特的微生物指纹,并携带到新家里)。但是还不清楚微生物的不断流动对健康造成的影响。


年龄问题


狗狗辅助的微生物转移是否能对人类微生物组造成持久的变化仍不明了。Knight 只收集了一次参与者的数据,Gilbert 的研究也仅仅追踪了参与者6个星期。也许他们看见的狗狗与人之间的微生物转移是短暂的。Knight 说他试图进行后续研究,但太多参与者已经离婚,或者家庭宠物已经死亡。


去年十一月,在动物福利管理者协会年度研讨会上展示的研究,对狗狗的微生物组是否影响成人的微生物组提出质疑。二十名50至80岁的成人,向研究者提供了起始阶段的血液、皮肤、唾液和粪便样本,然后暂时性照料从当地动物保护协会而来的狗狗。在三个月内,每隔一个月重新检测志愿者的生理指标(在研究结束时,参与者可以选择领养狗狗)。


这些志愿者体内与抑郁症、痴呆、糖尿病、癌症和心血管疾病有关的炎症因子水平降低,但尽管有精神上的明显改善,他们的微生物组并没有变化。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的精神科医生 Charles Raison 说: “很明显狗狗影响了人们的情绪和免疫系统,但并不是通过微生物组实现的。”


对 Raison 来说,这样的发现意味着存在一个对暴露于狗狗(以及其他来源的脏东西)至关重要的时间窗口。这个结论连同其他几项研究表明,人体肠道微生物组主要在生命最开始的几年里建立起来。“一个合理解释是狗狗们尤其能保护幼儿,因为幼儿的微生物组还在成型”,Raison 说,“作为一个老头,你也就老实保持你所拥有的吧”。


回到加拿大,Kozyrskyj 把她的初步研究从24个婴儿扩大到746个,大约一半的婴儿生活在养宠物的家庭。她的团队随后比较了这些婴儿的微生物群落。


Kozyrskyj 发现相比家里没有宠物的婴儿,家里有宠物的3个月大的婴儿的微生物丰度更高。更重要的是,该团队利用足够的数据表明,宠物(70%是狗狗)家庭里的婴儿体内拥有两种更高水平的厚壁菌门细菌——瘤胃球菌属和颤螺菌属,这两种细菌分别与过敏性疾病和肥胖的更低风险相关。他们还表明瘤胃球菌属丰度增加能降低过敏性疾病风险。


去年11月,在德克萨斯休斯敦的国际人类微生物组大会上,阿尔伯塔大学的兽医和微生物流行病学家 Hein Min Tun 在展示团队的研究发现时说到:“接触宠物能减少生命后期的过敏性疾病和肥胖。”


未来的发展方向


有一个努力,可能获得对人类与狗狗之间微生物组交流的深入洞察,那就是 Knight 的 American Gut Project(美国肠道计划)。在这个公民科学项目中,人们付费以分析他们的肠道微生物。有点不同的是,研究团队还对家庭宠物的微生物进行测序,无论是狗、蛇还是鹦鹉。Knight 使用了来自10000多人和大量狗狗的数据来分析影响微生物的数百个可变因素。该研究的论文正在评审中,但是他说关键的发现是养狗的人比没养狗的人似乎有更加多样化的微生物组,尽管抗生素使用与饮食等其他因素,比狗狗更能促使微生物组的变化。


随着测序变得更便宜,Knight 希望将这些发现转化为医学疗法。例如,他说超重的人趋向于拥有更重的狗狗,理论上,让狗狗节食,能将它的“减肥”微生物传递给主人。


或者,也有可能分离出有益的狗狗微生物,然后创造一种无需养狗即有效的药物。Knight 在思考这些可能性。“能不能把狗狗装进药丸里?你能把狗狗当作喷雾剂吗?也许狗狗会变成一个吹来微生物和化合物的空气清新剂”。也许有一天,为了更健康更瘦的生活,我们要付出小小的代价,那就是呼吸新鲜的狗狗香气。


(全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