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干预试验:众人轻言不靠谱,不知背后难又苦!
崔心伟,储雪 2019-11-29
饮食试验结果为何不能给我们明确的饮食建议?饮食干预试验为何很难高质量完成?我们需要为此做些什么?

这是《肠道产业》的第 108 篇文章

慢性疾病的患病率全球持续上升,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开始研究营养对健康和慢性疾病的影响,人们对食物的关注重心也正在从美味到营养转移。

然而,研究了这么多,人们仍然在为几十年来的老问题争论不休:我们应该减少碳水摄入还是脂肪摄入?红肉还能吃吗?糖真的有毒吗?鸡蛋能多吃吗?添加人工甜味剂的饮料有什么害处?适量饮酒对健康有何影响?

我们今天就来聊聊为何饮食干预试验很难给出特别具体有效的饮食指导,研究者为何很难开展高质量的饮食干预试验。同时,我们也期待饮食研究领域有更多的投入,当饮食研究和药物研究齐头并进时,人类可能获益更多。

(图片来源:Benoit Tardif)

最近在 JAMA Network Open 期刊上发表的一项文献综述发现:大多数饮食干预试验很难按照预期高质量完成,即使是发表在顶级期刊上的饮食干预试验,也经常缺乏最基本的质量控制。

本文分析指出,造成这种结果的部分原因在于,大多数饮食干预试验都缺乏像药物试验那样的严密性。一方面是研究者在试验的过程中会修改预设的试验指标,另一方面是试验的样本量较少,受试者的持续时间较短,干预受试者的力度不严。这些都表明饮食干预试验很难高质量完成。

研究小组搜索了来自顶级期刊(包括《新英格兰医学杂志》、JAMA、BMJ、《柳叶刀》、《内科年鉴》和《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的 343 项饮食试验和 148 项药物试验,并将搜索来的文献与在 ClinicalTrials.gov 数据库上登记的原始预设的试验参数进行对比。

结果显示,大多数饮食试验结果中的参数与原始注册信息有偏差,其中 18 项有本质差异,而仅仅有 2 项药物试验有显著差异。

偏差主要来自于研究人员在试验过程中修改预设变量,一般来说,修改的变量包含时间变量或与时间协同的数量及其它重要的变量。

例如,一项饮食干预试验在初始注册时,将“第五年的体重变化”列为主要测量指标,但后来在试验中修改为“一年后身体脂肪的变化”。也有一些试验最初预设了几个主要结果测量指标或测量时间节点,但后来在发表的研究结果中,测量指标减至单个结果或单个时间点。

除了注册登记表展现的问题之外,引起实验结果偏差的原因还包括实验规模小、受试者持续时间短和研究人员干预不力等因素。

试验的初始设计和实施过程的不一致,使得饮食试验缺乏严谨性,无法得出明确的结论,人类仍然缺乏有效的饮食干预措施。因此,饮食研究开展了这么多年,人们仍然还在为几十年来的老问题争论不休:我们应该减少碳水摄入还是脂肪摄入?红肉还能吃吗?糖真的有毒吗?鸡蛋能多吃吗?添加人工甜味剂的饮料有什么害处?适量饮酒对健康有何影响?

除了以上原因之外,饮食的种类和人的饮食行为的复杂性也是造成结果偏差的重要原因。

科学家们说:“事物之间有关联,并不代表事物之间有因果关系。”也就是说,基于观察性研究得出的饮食和健康与疾病之间的关联性,还要有基于临床试验的大量数据来证明。

但高质量的饮食干预试验很难做,人们的一餐中可能含有数十种营养物质和数百种其它生物活性物质,我们还不清楚这些物质之间的相互作用机制。此外如果在受试者的饮食中增加某一个特定食物类别的摄入量,可能会使之减少其它食物类别的摄入量,因而很难将结果归因于某种特定的饮食成分。

除此之外,饮食干预试验还要求受试者改变饮食习惯,这比吃药更难。而且,当受试者没有按照试验要求去实施饮食方案时,研究者得出的结论与药物试验中受试者没有按要求服药大相径庭。

比如,在一项有望治疗癌症的药物试验中,受试者没有按预期服用研究者配好的药物。如果试验中药物组与安慰剂组比较并无差异,研究人员不会认为药物无效,而是会得出结论,认为受试者可能没有按规定的服用量和每日用量服药,需要更强有力的监督,以确保药物被受试者正确使用,这样我们才能得出药物是否有效的结果。

然而,在饮食干预试验中,当受试者不遵循指定的饮食时,研究者通常就会得出结论,即这种饮食方式没有用,而不会去加强饮食监督。

还有一些饮食干预试验由于持续的时间较短,试验结果对于人们了解长期饮食对健康的影响来说,可能意义不大。

例如,许多人一开始可以通过限制卡路里来减肥,效果很显著,但很少有人能长期保持这样的减肥效果。因为一段时间后,身体开始发生一些变化来抵消卡路里的缺失,比如饥饿感加剧,新陈代谢减慢。更复杂的是,身体需要几个星期来适应营养物质的重大变化。

这就像对久坐不动的志愿者进行为期 6 天的高强度锻炼,包括长跑、健美操和剧烈运动一样。研究人员可能会发现,该计划使受试者出现疼痛、疲倦和虚弱。然而,为期 6 个月的试验,留出足够的时间来适应新方法,将得出相反的结论,揭示体育活动的真正好处。

所以饮食干预试验的周期可能需要很长,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就是在改变受试者的饮食习惯,接受研究者的饮食搭配,以获得较大的数据,来得出较准确的结论,可是这目前很难做到!

尽管饮食干预试验与药物试验相比,面临更大的挑战,而且不良饮食也是导致过早死亡的主要危险因素,但是获得的资金投入却远远少于药物试验。原因可能是因为几乎没有大公司能够直接从慢性病的饮食治疗中获利。

因此,典型的饮食干预试验必须在有限的预算下进行,很少有超过几十万美元的饮食干预试验。相比之下,药物试验可能动辄花费数亿美元。

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也是饮食干预试验无法高质量完成的重要原因之一。有些试验需要比较多的资金支持,所以很难完成足够的样本量、持续较长的干预时间,以及高干预强度的饮食干预试验。

与药物试验相比,在研究资金不足的情况下,研究者如何揭开科学健康饮食的面纱,找到其中的奥秘呢? 

目前在美国,膳食指南咨询委员会( DGAC )正在审查相关科学文献,因为 2020 年美国农业部( USDA )要依据这些科学试验结果制定新的膳食指南。在最初筛选的数千篇科学论文中,迄今只有一小部分达到了委员会审议的严格质量标准。有可能最终向公众发布的饮食指南的信服力,并不比科学文献的信服力高。

但以上这些并不意味着所有的饮食试验都不可靠,有些高质量的观察研究和临床试验确实也提供了有力的证据。比如我们都知道,富含膳食纤维的食物确实比精制、易消化的食物更有益处;蔬菜、水果、豆类及全谷物比精制谷物、超加工食品更健康。

还有一些科学研究结果也是可靠的。如坚果、橄榄油和鳄梨这些食物虽然富含脂肪,但却可以预防慢性疾病的发生。可这却与各国《膳食指南金字塔》中通常所体现的低脂肪饮食建议不一样,这只能说明当时的这些饮食试验结果还不明确,存在瑕疵。

我们需要找到饮食相关疾病流行的确切答案,让人们信服,并以此推动人们饮食习惯的改善。所以这就要求预防疾病的饮食营养研究必须与治疗疾病的药物研究具有等同的质量和严谨性。而用于饮食营养研究的科学基础设施需要政府、慈善机构的持续投入。

可目前的现实是,如果在治疗肥胖症、2 型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等饮食相关的慢性疾病上的药物研究上花费 1 元钱,则在预防这些疾病的饮食营养研究上花费的金额却只有 1 分钱,这说明饮食研究的投入只有药物研究的零头。

所以在这种研究经费少,质量要求却高的情况下,需要研究者和媒体做到不公布那些夸大且无说服力的饮食研究结果,从而避免公众困惑。

其实饮食对公共健康至关重要,甚至没有其它因素能与之相提并论!为了减少慢性病给人类带来的健康影响,我们必须提高饮食研究的质量,加大所需的资金投入。而且政府加大在饮食研究的资金投入,必将从节约大量医疗成本中得到回报,饮食研究与药物研究齐头并进,可能人类会获益更多。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