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静远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医学中心系统医学教授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系统医学教授。研究领域包括宿主和肠道菌群在代谢及免疫的相互作用,以及对人体健康的影响。研究项目涉及大数据群体水平研究,例如荷兰LifeLines 项目,跟踪分析近17万个体30年,分析遗传,饮食,环境,肠道菌群及社会经济因素对疾病和性状的影响,以达到个体化、精准化医疗。至今共发表SCI论文70多篇,其中18篇论文发表Science, Cell, Nature及其子刊(8篇作为第一或通讯作者)。论文总引用数达6500以上 (H index 36)。
JAMA子刊:2型糖尿病的肠道菌群特征
① 纳入荷兰两个人群序列共2166名参与者,共有193例2型糖尿病患者;② 较低的α多样性与较高的HOMA-IR、2型糖尿病有关;③ 其中,高丰度的Christensenellaceae、Christensenellaceae R7 group、Marvinbryantia、Ruminococcaceae UCG005、Ruminococcaceae UCG008/NK4A214 group,与较低的HOMA-IR有关;④ 而高丰度的产丁酸菌Clostridiaceae 1、消化链球菌科、C sensu stricto 1、Intestinibacter、Romboutsia,与较少的2型糖尿病有关。
07-29
粪便钙卫蛋白+人β-防御素2用于IBD的诊断和监测
① 对IBS患者(n=169)、IBD 患者(n=447)和对照人群(n=1044)的粪便菌群组成及功能进行分析,并检测粪便钙卫蛋白(FCal)、人β-防御素2(HBD2)和嗜铬粒蛋白A(CgA);② 利用75%的数据作为训练集,25%的数据作为验证集,构建逻辑回归和机器学习模型,粪便HBD2可明显区分IBD和IBS(敏感度0.89、特异性0.76),结合FCal与菌群数据可提高准确性(敏感度0.87、特异性0.93);③ 结合HBD2与FCal预测IBD疾病活动度的AUC约为0.7。
07-27
Nature子刊:基于菌群的人体免疫学“指纹”
① 纳入997名健康人,研究人体对24.4万种菌群多肽抗原(来自肠道菌群、致病菌和益生菌)的血清抗体反应;② 发现其呈现明显的个体特异性,但有些表位在个体间被普遍识别;③ 在个体水平上未发现抗体反应与菌群丰度间的关联,但在人群水平上鉴定出抗体识别的1706个多肽与菌群物种丰度的关联;④ 抗体表位库与年龄和性别密切相关;⑤ 分析约200人间隔5年的样本表明,抗体表位库随时间推移保持稳定(比菌群稳定性高),可作为个体的免疫学“指纹”。
07-19
Cell子刊:人肠道病毒组的稳定性和无麸质饮食的影响
① 纵向分析11例健康成人在无麸质饮食干预前、干预中和干预后5周的肠道病毒组;② 不同个体肠道病毒组差异巨大,每个样本平均检出2143个病毒基因组,其中13.1%在3个时间点均出现;③ 与先前报道相反,本研究中长尾噬菌体科比微小噬菌体科占主导地位;④ 个体病毒组在科水平上较为稳定,但在属和种水平上变化性较大;⑤ 饮食干预对肠道病毒组的影响,在初始多样性较低的人群中更加显著;⑥ 与其他病毒组数据集联用可增加每个样本识别出的病毒数量。
05-18
傅静远等Cell突破:从菌群基因层面,深挖人肠道菌群“指纹”和影响健康的机制
① 分析338人间隔4年的肠道菌群,发现菌群的物种组成、代谢通路和基因组成存在一定的个体内变化和长期稳定性,多样性较高的菌群有较高的稳定性;② 不同微生物物种的基因稳定性有差异,基于高个体特异性和稳定性的微生物基因组成特征构建菌群“指纹”,在2个队列中均能准确判断不同菌群样本是否来自同一人;③ 鉴定出190个纵向的微生物-宿主表型关联和519个微生物-血浆代谢物关联,主要涉及心血管代谢特征、维生素B和尿毒素,菌群可通过血浆代谢物影响宿主表型;④ 菌群的抗生素耐药性随时间增加,或与吃肉和养殖业抗生素使用有关。
04-09
饮食模式如何影响肠道菌群
① 纳入4个队列中的1425名受试者(包括IBD患者、IBS患者及健康人),分析173种饮食因素与肠道菌群的关联;② 鉴定出饮食因素与微生物集群之间的38个关联,以及61种食物及营养与61个菌种及249种代谢通路之间的关联;③ 在所有人群中,摄入加工食物及动物性食物与厚壁菌门、瘤胃球菌属物种、布劳特氏菌属、内毒素合成通路的丰度升高相关;④ 摄入植物性食物及鱼类与短链脂肪酸产生菌、多糖等营养代谢通路的富集相关,并与致病共生菌的减少相关。
04-02
双歧杆菌可能介导了乳糖不耐受的症状?
① 纳入959名受试者,分析肠道菌群组成、饮食摄入及肠道不适(包括腹部不适、腹胀、打嗝、腹痛、气胀及恶心);② 双歧杆菌属的丰度在乳糖不耐受人群中显著高于正常人群,并与乳糖不耐受人群(而非正常人群)的乳制品摄入呈正相关;③ 在乳糖不耐受人群中,双歧杆菌属的丰度与肠道不适的总评分呈正相关,具体而言,与腹痛、腹部不适及腹胀相关,而与其它肠道不适的表现无显著关联;④ 双歧杆菌属部分介导了乳制品摄入与肠道不适之间的关联。
03-18
注:FA表示第一作者;CA表示通讯作者;SA表示高级作者
2021
CAGut microbiome and bile acids in obesity-related diseases
BEST PRACT RES CL EN, 10.1016/j.beem.2021.101493
2020
2019
2018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医学中心系统医学教授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系统医学教授。研究领域包括宿主和肠道菌群在代谢及免疫的相互作用,以及对人体健康的影响。研究项目涉及大数据群体水平研究,例如荷兰LifeLines 项目,跟踪分析近17万个体30年,分析遗传,饮食,环境,肠道菌群及社会经济因素对疾病和性状的影响,以达到个体化、精准化医疗。至今共发表SCI论文70多篇,其中18篇论文发表Science, Cell, Nature及其子刊(8篇作为第一或通讯作者)。论文总引用数达6500以上 (H index 36)。
1995年,南京大学生物化学系,获学士学位
2003年,荷兰瓦赫宁根大学,获生物信息学优异硕士学位
2007年,荷兰格罗宁根大学,获优异博士学位
2008-2010年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遗传系 博士后
2010-2012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遗传系 VENI research fellow
2012-2015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遗传系 助理教授
2015-2019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遗传系及儿科系 副教授,博导
2019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遗传系及儿科系 Tenure Track教授,博导
宿主和肠道菌群在代谢及免疫的相互作用,以及对人体健康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