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治高血压,肠道菌群是重要突破口
蔡军 2018-05-11
时长:19:12
蔡老师是中国高血压研究和防治的领军人物,他和团队同时引领了中国高血压领域的肠道菌群研究,之前我们还特别在热心肠日报推荐了他和团队的最新研究成果
蔡军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教授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高血压中心主任、高血压病区主任
中国肠道大会慢性疾病大会主席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高血压中心主任、高血压病区主任。从事心血管内科疾病诊治工作多年,尤其擅长疑难复杂高血压的诊治和相关并发症的处理。近年来开展高血压基因组学、单基因遗传性高血压、环境危险因素对血压的影响等研究工作,取得了一批重要临床转化研究成果。目前主持科技部973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等课题10余项,以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发表Circulation, Hypertension等SCI杂志30余篇。
了解更多
由G30资助
本演讲由G30企业提供资助,并受到民福社会福利基金会的大力支持和协助。
了解更多
图文实录

今天“肠·道”演讲的主角——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阜外医院高血压中心主任蔡军教授。


蔡老师是中国高血压研究和防治的领军人物,他和团队同时引领了中国高血压领域的肠道菌群研究,之前我们还特别在热心肠日报推荐了他和团队的最新研究成果,感兴趣的人可以点击阅读:蔡军等再发高分文,阜外引领心血管相关菌群研究


而蔡老师在“肠·道”上的演讲,必须是值得你多看几遍的:



注:我们调整了运营规则,高清和蓝光视频未来我们只面向热心肠研究院的会员开放(会员系统近期会开放),自本期起,我们不再提供蓝光视频链接,敬请谅解。


看完感觉如何?希望你能够充分认识到肠道菌群对高血压防治的重大意义,并能体会到合理的饮食和生活方式、科学规范持续的社区管理对防控高血压的根本性作用。


蔡军教授演讲内容简介


640.jpeg


一开场,蔡老师简单介绍了阜外医院,这是直属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国家心血管病中心,通俗来讲,也就是“心血管疾病国家队”!


阜外医院拥有中国唯一一个心血管国家重点实验室,是国家心血管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同时也是国家唯一的心血管质量控制与改进中心。强大的阜外医院负责全国的心血管疾病治疗质量控制,还有全国的指南的撰写和制定。


随后,蔡老师介绍了自己从做手术的介入医生转到高血压的理由——中国高血压防治形势越来越严峻,自己有责任投入其中!


640-1.jpeg


那么具体有多严峻呢?蔡老师用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在2017年发布的数据来说明——患病率29%,患病人数超过3亿,而其中只有9.7%的人得到有效的控制,比起发达国家的控制率水平,我们可以说是非常可怜。


而高血压是全球疾病负担最重要的危险因素,也就是说,如果能防控好高血压,一是其他疾病的风险会大幅下降,二是为此支付的医疗费用会大大降低。


640-2.jpeg


蔡老师随后向我们介绍了一个历史故事——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这三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巨头都死于高血压导致的脑出血,其中罗斯福的血压最高曾达到260毫米汞柱!


在20世纪50年代之前,人类一度认为高血压是人体自身的一种代偿,是有好处的。而在一开始认识到它的危害的时候,定义的高血压标准很高,上世纪50年代,诊断标准是160毫米汞柱,到80年代,改进为现在普遍采用的标准——140/90毫米汞柱。


640-3.jpeg


而在2017年,美国又向前走了一步,在新版指南中定义超过130/80毫米汞柱的血压水平就是高血压。这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但蔡老师认为这有一定的合理性,也有药物经济学的一些数据支持这对控制治疗支出有潜在好处。


在蔡老师牵头的新版中国高血压治疗指南中,并没有跟进美国提出的新标准,但随着中国人自身数据的增加,研究更为深入,降低中国人的高血压标准也是有可能的。


而如果按照更低的标准,中国的高血压人数将大大增加,且主要增加在中青年,这就更加体现了“预防和管理”高血压的核心重要性。


640-4.jpeg


预防和管理高血压,并不需要所有的人都吃药,大部分人需要合理的饮食和生活方式干预,需要更为有效的管理机制——让更多医生真正地负起对病人的管理责任。


为此,蔡军教授牵头成立了预期纳入5000万高血压患者的医联体,希望通过医联体,整合更多医疗机构和社区参与到中国高血压防治体系中,更加高效地造福于高血压患者。


640-5.jpeg


最近50年来,有十大类100多种药物用于高血压的治疗,但在高血压的病因、新的用药靶点等关键性工作上,人类没有取得进步,我们需要更好的更新的机理上的突破。


而肠道菌群与糖尿病、肥胖等代谢性疾病的相关研究启发了包括蔡老师在内的国内外众多学者。虽然高血压的发病原因非常复杂,但是肠道菌群可能深入参与其中已经成为共识。


640-6.jpeg


在动物模型中,蔡老师和团队通过16S rRNA基因测序,发现高血压大鼠和健康大鼠模型的肠道菌群的结构有显著差别。


而在2013年就开始进行的人群研究中,他们明确了高血压患者和健康人的肠道菌群的显著性差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发现根据目前普遍采用的标准,高血压前期和高血压患者的菌群结构非常类似,这侧面提示在美国新版指南中把血压标准前移的合理性。


640-7.jpeg


在演讲的最后,蔡老师向我们简要介绍了高盐饮食促进高血压的机制研究,并因此出发,提出避免不健康的高盐饮食等习惯,是防治高血压的根本方法。


蔡老师在收尾时提出三点展望:一是通过高纤维饮食或补充醋酸盐有望缓解高血压及靶器官损害;二是补充益生菌可能降低血压;三是粪菌移植或可用于治疗难治性高血压。


640-8.jpeg


Wow,感觉信息量超大,很涨知识对不对?我反正是涨到知识了,很推荐你好好看几遍哦!


蔡军教授演讲幻灯


640-9.jpeg

640-10.jpeg

640-11.jpeg

640-12.jpeg

640-13.jpeg

640-14.jpeg

640-15.jpeg

640-16.jpeg

640-17.jpeg

640-18.jpeg

640-19.jpeg

640-20.jpeg

640-21.jpeg

640-22.jpeg

640-23.jpeg

640-24.jpeg

640-25.jpeg

640-26.jpeg

640-27.jpeg

640-28.jpeg

640-29.jpeg

640-30.jpeg

640-31.jpeg

(分享结束)

往期视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