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ence Zitvogel
文章数:8篇
抗肿瘤免疫监视
Cell:菌群和和抗肿瘤免疫监视(必读综述)
纲领性综述:① 抗肿瘤免疫反应是自身免疫力,被菌群深度影响;② 菌群直接参与抗肿瘤免疫监视,也能通过全身性作用影响远端;③ 机制可能涉及三因素的交叉响应:菌群、能塑造T细胞角色的肿瘤抗原、能刺激模式识别受体(影响免疫反应类型和强度)的微生物产物;④ 菌群也影响治疗带来的免疫反应。
抗肿瘤免疫监视
免疫力
代谢产物
癌症
肿瘤
Science:肠道脆弱拟杆菌,帮助抗CTLA-4抑制剂抗癌
① 靶向CTLA-4分子的抗体在临床肿瘤免疫疗法中效果显著,但依然有很大部分病人并不响应;② 之前已有动物实验证明,响应多形或脆弱拟杆菌的T细胞与抗CTLA-4抑制剂抗癌效率有关;③ 在经过抗生素处理或无菌小鼠体内的肿瘤,并不会对抗CTLA-4抑制剂产生响应;④ 但通过填喂脆弱拟杆菌、用脆弱拟杆菌的多糖免疫或移植脆弱拟杆菌特异性T细胞,响应均可恢复;⑤ 将黑色素瘤病人的粪菌移植给小鼠,证明抗CTLA-4抑制剂促进有抗肿瘤特性的脆弱拟杆菌生长。
肿瘤
癌症
免疫治疗
CTLA-4
拟杆菌
癌症
STM:癌症与肠道菌群,超乎你的想象(综述)
① 衰老及抗生素、吸烟、激素、饮食等环境因素可能造成肠道生态失调,从而增加患癌几率。② 癌症治疗过程中,不同的治疗方法可能改变肠道菌群的组成;而肠道菌群也可能影响各种疗法的效果。③ 利用抗生素、益生菌或益生元改变肠道菌群的组成可能是肿瘤治疗未来值得关注的方面。
癌症
肠道微生物群
肿瘤免疫疗法
环磷酰胺
Science:重磅抗癌药,菌群助药效!
① 环磷酰胺刺激抗肿瘤免疫反应;② 环磷酰胺导致小鼠小肠菌群组成改变,并促进某些革兰氏阴性菌向次级淋巴器官转移;③ 在次级淋巴器官处的细菌刺激宿主产生一群特殊的pTh17细胞以及Th1记忆细胞的免疫应答;④ 环磷酰胺对无菌小鼠或用抗生素杀死革兰氏阴性菌的小鼠无效。
环磷酰胺
肠道菌群
抗癌作用
CTLA-4
CR:癌症免疫治疗,请充分考虑优化肠道菌群(综述)
① 肠道菌群、肠道上皮细胞与宿主免疫系统之间的平衡保证了宿主的健康及稳态;② 肠道菌群失调不仅与慢性炎症、自身免疫病相关,还可能影响癌症免疫治疗的疗效;③ 肠道菌群影响CTLA-4抑制剂疗法的效果;④ 个体之间肠道菌群的差异可能造成癌症免疫治疗效果的差异。
CTLA-4
免疫抑制剂
癌症免疫治疗
海氏肠球菌
Immunity:两种帮助环磷酰胺抗癌的细菌被鉴定
① 环磷酰胺(CTX)的抗癌效果有赖于肠道细菌,海氏肠球菌和Barnesiella intestinihominis对此至关重要;② 前者从小肠移位至次级淋巴器官并增加瘤内CD8/Treg比例,后者富集于结肠并促进癌灶中产 IFN-γ的γδT细胞的渗透;③ NOD2限制CTX诱导的肿瘤免疫监视和这两种菌的生物活性;④ 二菌的特异记忆性Th1细胞免疫响应,可预测接受了化学-免疫治疗的进展期肺癌和卵巢癌患者的更长无进展生存期;⑤ 它们是加强烷基化免疫调节药物效果的“肿瘤微生态制剂”的代表。
海氏肠球菌
Barnesiella intestinihominis
环磷酰胺
肿瘤免疫治疗
抗癌药物
免疫抑制剂
Science:抗PD-1抑制剂+肠道Akk菌↑,肿瘤生存期升84%!
① 分析249名患肺癌、肾癌等肿瘤并接受抗PD-1免疫抑制剂治疗的患者,69名同时接受广谱抗生素(ATB);② ATB患者平均总生存期为8.3个月,远远低于非ATB患者的15.3个月;③ 患者体内Akkermansia muciniphila(Akk菌)的相对丰度与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的响应显著相关;④ 将对ICI响应患者的粪菌移植给无菌小鼠,可以改善PD-1抑制剂对小鼠肿瘤的效果;⑤ 将对ICI不响应患者粪菌移植给无菌小鼠,后者口服Akk菌后,能恢复对PD-1抑制剂的响应。
免疫抑制剂
抗肿瘤药物
AKK菌
PD-1
癌症治疗
OncoImmunology:肠道菌群对肿瘤治疗的影响(必读综述)
① 肠道菌群对放疗疗效的影响的相关研究较少,但放疗引起的肠道损伤受到菌群的调节;② 环磷酰胺的化疗疗效与菌群相关,广谱抗生素、万古霉素、粘菌素的使用均可降低环磷酰胺在小鼠中的抗癌效果;③ 使用铂盐进行抗癌治疗时,肿瘤浸润髓系细胞发挥的由活性氧介导的抗癌作用受菌群影响,无菌小鼠或抗生素处理后的小鼠铂盐疗效降低;④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CTLA-4单抗、PD-L1单抗)的疗效均受到菌群影响;⑤ 菌群还在移植物抗宿主病中发挥重要作用。
癌症治疗
关闭

用微信扫描上面二维码,验证身份

提醒:您需要先关注微信公众号“热心肠先生”,才能验证通过!

 验证成功,3秒后跳转

已超时,请 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