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8
保健品也不能乱吃,没准藏着双刃剑!
膳食补充剂
共轭亚油酸调节肠道免疫,或许是一把双刃剑
① 通过饮食补充共轭亚油酸(CLA),可改善DSS诱导的小鼠结肠炎,减轻粘膜损伤,与结肠固有层内有潜在抗炎作用的巨噬细胞增多有关,这种保护性作用依赖于巨噬细胞中的PPAR-γ;② 但在结肠炎相关结肠癌(CAC)小鼠模型中,补充CLA可通过PPAR-γ活化,诱导巨噬细胞和T细胞生成TGF-β,促进肿瘤形成;③ 小鼠中,特异性敲除巨噬细胞中的PPAR-γ,或注射LAP(膜结合形式的TGF-β)抗体来中和TGF-β,可显著削弱CLA的抗结肠炎和促肿瘤作用。
膳食补充剂
共轭亚油酸
结肠炎
结直肠癌
免疫调节
dietary supplements
药物与保健品的潜在不良互作,应引起重视
① 分析英格兰155名65周岁以上、服用过≥1种处方药的老人的调查问卷,发现33.6%的人并存使用草药产品(HMP)和膳食补充剂,女性比男性更普遍;② 大部分(78%)为膳食补充剂与处方药共用,常见为鱼肝油、葡萄糖胺、复合维生素和维生素D;③ 与处方药共用的HMP多为月见草油、缬草和Nytol草药®;④ 32.6%的共用者面临潜在的药物不良互作的风险;⑤ 应关注老人的草药和补充剂的使用情况,可辨别和管理潜在得药物不良互作风险。
dietary supplements
general practice
herbal medicine
herb–drug interactions
polypharmacy
表观遗传
Nature子刊:一种新的组蛋白修饰,受常用食物防腐剂的影响
① 鉴定一种新的组蛋白修饰——赖氨酸苯甲酰化(Kbz),存在于果蝇、小鼠和人细胞系中;② 在人和小鼠细胞系中鉴定出组蛋白上的22个Kbz位点,其分布与赖氨酸乙酰化和巴豆酰化修饰不同;③ FDA批准且广泛使用的药物及食品防腐剂苯甲酸钠,可通过生成苯甲酰辅酶A,刺激Kbz的发生,而脱乙酰酶SIRT2可去除Kbz;④ ChIP-Seq和RNA-Seq分析表明,Kbz多半发生在基因启动子,可能与甘油磷脂代谢、卵巢类固醇合成、磷脂酶D信号通路中的基因表达相关。
表观遗传
组蛋白修饰
苯甲酸钠
前瞻性队列研究
新的饮食分数,可评估饮食营养质量及癌症风险
① 纳入471,495名成年人(癌症病例49,794例),对饮食数据进行分析,中位随访15.3年;② 根据每100克食物所含的能量、糖、饱和脂肪酸、钠、纤维、蛋白、水果/蔬菜/豆类/坚果,得出一个饮食分数(FSAm-NPS DI);③ FSAm-NPS DI与癌症发病率有关,较高的FSAm-NPS DI反映食物的营养质量较低,与癌症风险较高相关;④ 包括男性中的结直肠癌、胃癌、肺癌,女性中的肝癌、绝经后乳腺癌等;⑤ 研究结果支持FSAm-NPS DI用于营养分析。
前瞻性队列研究
饮食
癌症
癌症
营养评分
糖尿病
1型糖尿病和MODY2糖尿病患儿的肠道菌群特征
① 纳入15例1型糖尿病(T1D)、15例由单基因突变导致的MODY2型糖尿病和13例健康儿童,分析肠道菌群组成和功能;② MODY2和T1D患儿的肠道菌群多样性明显下降,菌群组成改变,T1D组中拟杆菌等5个菌属增多、双歧杆菌等4个菌属减少,MODY2组普氏菌属增多、瘤胃球菌和拟杆菌属减少;③ MODY2和T1D患儿的肠道通透性增加,T1D组血清促炎细胞因子和脂多糖增多;④ T1D组肠道菌群与脂质、氨基酸代谢等相关的基因比例明显增加,菌群功能差异明显。
糖尿病
青少年起病的成人型糖尿病
MODY2
1型糖尿病
肠道菌群
bipolar disorder
吸烟、性别与肠道菌群对双相情感障碍发病风险的影响
① 研究纳入113名双相情感障碍(BD)患者、39名未受影响的一级亲属及77名健康个体;② BD患者肠道菌群组成与健康人群不同,其亲属肠道菌群与健康人群无明显差异;③ 黄杆菌属(可引起宿主的氧化应激及炎症反应)在61%的BD患者、42%的亲属和39%的健康人群中存在,其存在时患BD的比值比为2.9,排除吸烟者后为2.3;④ 仅考虑非吸烟者时,黄杆菌属水平与BD无关;⑤ BD患者体内的黄杆菌属存在与吸烟、性别相关,与年龄等其它因素无关。
bipolar disorder
Gut microbiota
microbiota
Newly diagnosed
Unaffected Relatives
honey bees
蜜蜂在减少,除草剂扰乱肠道菌群或是原因
① 草甘膦是广泛使用的除草剂,作用于5-烯醇丙酮莽草酸-3-磷酸合酶(EPSPS),蜜蜂肠道菌普遍含EPSPS编码基因;② 暴露于草甘膦后,蜜蜂肠道菌群中优势菌种的相对和绝对丰度降低,对草甘膦的敏感性与是否具有对草甘膦敏感的I型或对草甘膦不敏感的II型EPSPS相一致;③ 核心肠道菌种的全部菌株均含I型EPSPS基因,但一些菌株似乎有抗草甘膦的替代机制;④ 蜜蜂暴露于草甘膦后肠道有益菌群被扰乱,增加对机会致病菌的易感性,可影响健康和传粉。
honey bees
Microbiome
glyphosate
Snodgrassella alvi
Serratia
Bacteriophage
噬菌体治疗肠胃不适安全性如何?
① 一项随机双盲的交叉干预实验,纳入43例自述轻中度肠胃不适的健康成人,服用含4株噬菌体的胶囊和安慰剂各28天,顺序随机,间隔2周洗脱期;② 服用顺序对综合代谢结果没有影响,但对肠胃问卷数据存在单向和双向延滞效应;③ 服用噬菌体时,天冬氨酸氨基转移酶水平显著降低,但几种次要疗效指标的均值都在临床可接受范围内;④ 服用噬菌体和安慰剂时,患者均自述几种肠胃不适症状得到显著改善;⑤ 采用噬菌体治疗在目标人群中是安全和可耐受的。
Bacteriophage
gastrointestinal
gastrointestinal health
Inflammation
Microbiome
关闭

用微信扫描上面二维码,验证身份

提醒:您需要先关注微信公众号“热心肠先生”,才能验证通过!

 验证成功,3秒后跳转

已超时,请 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