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张发明等10位专家加入热心肠智库!
热心肠先生01-03

1-张发明.jpeg


【热心肠先生说】这位长着娃娃脸的临床大咖,你或许在我朋友圈看到过N次?


再次发出他的图片,我是再一次要show个恩爱,我又要跟他一起作为执行主席组织中国肠道大会啦!


今年5月,我们在北京等你来!


2-蓝灿辉.jpeg


【热心肠先生说】爱肠道,突飞猛进,魅力无限,令人叹为观止 

爱学习,日进有功,持之以恒,我愿与你同行 

爱整合,What Can I Do For You? 


今年5月,我在北京等你来!


3-赵方庆.jpeg


【热心肠先生说】公元1980年,公历闰年,共366天,53周。农历庚申年(猴年),无闰月,共355天。


在这一年,赵方庆早我几个月出生,大概35年以后,我们第一次见面,一见如故!


这几年,我和小伙伴们报道了他和团队的不少科学突破;每隔一阵子,我们会见面,聊聊肠道喝喝小酒,然后想着一起怎么整点事(虽然还没开始整……)怎么组织好肠道大会。


2018年,他和团队在母婴领域取得基础研究重大突破;2019年,他和我们都在北京等你来探讨母婴肠道健康!


4-王军.jpeg


【热心肠先生说】周六中午,我和王军一起吃饭,他提早离开,说有事。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我看到他已经快刀剪乱发的照片。


前几天,我说周四想发他的照片,他二话没说去拍个张写真照,形象是最新的。


2018年2月,我们一起搞Protein & Cell的专刊,其他老师还没有交稿,他已经提前一个月交稿并很快修改被接收。


2017年12月,我请他参加“肠·道”演讲,不到一个礼拜他把演讲稿就写好发给我了。


快刀斩乱麻,绝不拖泥带水,这就是王军——一位让我不禁见贤思齐的青年学者。


今年5月,这位中国肠道大会新技术大会的主席,会在北京等你来探讨肠道研究新技术!


5-魏泓.jpg


【热心肠先生说】第一次见到魏老师,是在秦楠博士搞的微生物组会议上,魏老师讲课,我作为粉丝听课,敬仰大佬;


第二次见到魏老师,是在中科院微生物所的会议晚宴上,我们同一桌,魏老师说他是我们的忠实读者,我们好好聊了一晚上;


第三次见到魏老师,是他邀请我到深圳,探讨粤港澳大湾区微生物组联盟,我问说我在北京,不在粵港澳哈,他说在哪里都需要热心肠的参与!


跟魏老师的交往过程,特别代表我过去四年来的经历:懵懵懂懂回到生命科学领域→结识志同道合的专家学者和朋友→和更多人一起推动中国肠道领域的产学研合作。


魏老师一直在推动基于无菌动物的研发和产业化平台的建立,他植根于高校,也参与过创业,理解产学研各方面的需求,所以我们总是可以聊得很投机。


我们在2018中国肠道大会上有非常愉快的合作,希望在这个平台上推动更多学术和产业的整合发展。


2019年,动物肠道、营养、无抗、替抗等等领域会有什么进展?未来有什么趋势?哪些研究、学者、企业和产品会亮相?


6-赵立平.jpg


【热心肠先生说】赵立平老师来了!


我在18年初跟赵老师见面,聊到肠道大会,他说应该至少2000人参加吧;5月大会开幕式上,他非常满意,也非常高兴:“小蓝,你看我猜对了吧?” 


这是真正热爱肠道健康的学者,看到自己奋斗了几十年的领域能够欣欣向荣,内心里由衷地高兴。


他寄语我们2019年的大会,再次充满了期待和鼓励,我们会倍加努力!


7-于君.jpg


【热心肠先生说】美丽、知性又取得卓越成就的于君老师来了!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深圳一个讨论会上。在于老师讲完几种促癌细菌后,说有学生分离了可以pk这些菌并有潜在抗癌效果的细菌,有老师马上问是什么菌,她露出可爱而又神秘的女神微笑说:“我不告诉你…”这是相当有趣的情景里,让人难忘的笑容。


后来她出现在“肠·道”演讲上,被我们预演、彩排和正式录制折腾了一天,可是她没有任何怨言,非常平和和敬业,大家在视频里更是能感受她的魅力。


我们很快会有新的合作,我请于老师担任今年大会的消化道肿瘤大会的主席,她已欣然应允。


8-石汉平.jpeg


【热心肠先生说】2018年,我有幸和石汉平老师合作,并创造了一个大数字——他在“肠·道”上的演讲视频被播放超过170万次!


这位临床肿瘤专家,在中国举起医学营养治疗的大旗,并在临床实践取得良好效果,同时着手建立一系列学科理论体系,推动临床营养大步向前。


他是高调的,因为他的“高调”,“还营养为一线治疗”成为更多人认可的观念;他又是低调的,走进他在世纪坛医院的办公室跟他聊天,你感觉不到临床大咖的架子;他也是有情怀的,在他的公众号里,经常可以看到他写的散文,充满深情。


肠道与营养天然密不可分,在2019年5月,我请石汉平老师担任临床与个体化营养大会的主席,绝对值得你关注和参与。


9-赖信志.jpeg


【热心肠先生说】新年第一天,台湾长庚大学的赖信志教授为我们写了一句寄语——中草药是老祖先的智慧结晶,希望藉由肠道微生物组研究将之发扬光大。


关于中草药,乃至中医,争议很多,不过大家似乎很难在一个频道上——中医说自己的理论体系和方法,认同西医的人说你要拿出分子机制和临床对照试验证据。


在争论中,有人看到了肠道微生物是一个能让大家的差距缩小的良好“中介”——就算是中药复方,也可以量化评估其对肠道微生物的影响;而一些原本未被了解确切分子机制的中药(潜在)有效成分,被发现可能是通过改变肠道微生物而发挥作用。


这其中,赖信志教授和团队在这几年做了两个代表性的研究。


一是发现灵芝水提物可以改变小鼠菌群以改善肥胖,研究论文2016年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 [IF: 12.353];


二是发现冬虫夏草中分离的高分子多糖,可以选择性促进特定拟杆菌以改善代谢,研究论文2018年发表在Gut [IF: 17.016]。


这两项研究以及赵立平、仝小林等一些教授做的不少研究,都获得了国际同行认可。这为中草药和中草药研究走向国际、为中草药作用机制被准确阐述、为临床试验提供数据支持,都打开了一扇窗。


甚至,中草药相关的肠道微生物研究还为营养学研究也提供了启发。在过去几十年里,营养学很多关注有效成分,而事实上,食物是多样的,营养素是复杂的,只去关注有效成分,而忽视了像中药复方一样整体可能取得的效果,或许是不太靠谱的。


我们在今年的中国肠道大会上,很荣幸请到了赖信志教授来做中医药大会的主席,会细致探讨这个领域新发生的一切。


大会内容很前沿,必然精彩,不容错过。


10-蔡军.jpeg


【热心肠先生说】四年前,当我把关注的目光放在肠道的时候,我对很多“逆天”的发现是带有怀疑的,也是很不习惯什么疾病都能跟肠道微生物扯上关系。


不过,当越来越多类似于肠道微生物会促进心血管疾病这样的证据出现,我被说服并发现自己拥抱了一个大金矿。


正是在我迅猛涨知识和普及知识的过程中,认识了很多像蔡军老师这样的临床专家。


大部分人一开始都是在微信上神交,从不见面。比如我们昨天发的赖信志教授,我还未得以相见。


跟蔡军老师第一次正式见面,是在三年前的整合肠病学会议(中国肠道大会的前身)上,他拎了包精神抖擞地走进会场,迎上来跟坐在第一排的我握手。


当时我没有反应过来,心想这么又帅又精神的年轻人是谁啊…后来偷偷问了一下张发明教授,方知他就是蔡军。


后来我们在微信上保持互动,他在2017年邀请我去中国心脏大会上做分会场的主持人,正是在主席台上,我一直在琢磨“中国心脏大会”这六个字,我想可以联合志同道合的人搞个“中国肠道大会”呀!


2018年5月,我的心愿达成,蔡军老师也在会前的“肠·道”演讲上做了精彩的分享。


而说回到肠道微生物与心血管疾病,作为阜外医院高血压中心主任的蔡军老师和团队,在中国做出了不少有国际影响力的研究。


今年5月,我请他担任中国肠道大会慢性疾病大会的主席,他会带来自己团队的新进展,我们也会邀请众多关注其他慢性疾病的专家一起为大家奉上肠道学术盛宴。


(全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