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张图,读懂中国医生的菌群移植创新!
张发明,肠sir2017-10-22

几天后的10月25日,在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会有一场低调但是分量十足的学术会议:

640.jpeg


张发明教授和团队马上要迎来在致力粪菌移植标准化五周年的纪念日!


五年,中国经济持续发展,国家发生了一些翻天覆地的变化。或许与国家的发展比起来,一个临床医生团队的发明、发现和发展微不足道,但正是每一个微小的创新和进步积累起来,才有国家的进步。


呃(⊙o⊙)…


这几句话可能又要被粉丝评价像《新闻联播》了…不过话说作为共产党员,我确实是很为国家的五年进步感到很high啊!请容许我正襟危坐说几句。


或许你已经明白我推送这篇文章的用意了——专门为张发明教授和团队庆贺五周年!


他们的创新,确实值得我用主号再次传播,就像我在之前推荐张发明教授在清华的演讲:




一个临床医生,却具有超强的产品经理能力,能不断发明、发现和发展;一个超强产品经理,却因为医功和医德成为知名临床医生!


嗯,细思极喜啊,中国应该多来点这样的人来推动临床医学进步!


因为彼此认可,我跟他的交流互动非常多,惺惺相惜。好友有喜事,不能到场庆贺,很是遗憾,所以我就用这篇文章送去我的敬意和祝福。


一共39张照片,是他们的历史记录,也一定程度代表了中国菌群移植领域发展的历史记录。认真看过,体会创新的发生过程,想必你会得到很大启发和收获。


主要内容和图片是我请张发明教授整理和提供的,所以我用张发明教授的第一人称来分享,以此传播相关知识和概念,推动领域发展。请看:


2012


640-1.jpeg


2012年10月25日,我和团队完成了中国第一例具有现代意义的粪菌移植。


640-2.jpeg


其实故事的起点可以往前推,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偶然机会,我决定从高大上的内镜微创减肥技术研究转到令人咂舌的粪菌移植。


640-3.jpeg


探索的背后是没有看见的酸楚、彷徨、话柄、汗水,5年之后的回忆恐怕只有亲历者自己才最懂。


2013


640-4.jpeg


实际远比想象的困难,粪菌移植的价值非常重要,但是为何在过去走向没落?手工操作已有上千年的历史,让粪菌制备进入智能化控制才能推动领域从根本上往前走。


2014


640-5.jpeg


做到智能获取菌群还不够,解决人性给入是另一个重要的临床需求。我和伙伴们最终发明了结肠途径的经内镜肠道植管术(TET),实现了结肠内较长时间保留置管。


2015

640-6.jpeg

经内镜肠道植管术(TET)是因为粪菌移植的需要而生,最终得到整体凝练,后来,国家食品药品管理局于批准进入临床使用,并即将获准进入欧洲临床。


640-7.jpeg


建成世界上第一个GMP级别的FMT实验室,为了能够挽救更多的生命,大家愿意将自己的初愿写在墙上,提醒自己,不忘自己出发时的梦想。


640-8.jpeg


世界上第一个基于智能粪菌分离系统和标准化粪菌移植方案的GMP实验室在南京建成。


640-9.jpeg


发明快速植入鼻空肠管技术(又叫快速中消化道植管术),最快时间1份32秒,无鼻孔交换,无需X线确认位置。


640-10.jpeg


中华粪菌库紧急救援计划向所有医院开放,通过网站介绍即可以快速获得救援性粪菌移植救治。


640-11.jpeg

研究提炼出的粪菌移植升阶治疗策略(step-up FMT strategy)为难治性疾病提供了重要处置策略。


640-12.jpeg


如何拯救这样的肠道,左半结肠都已经枯萎的肠道!?菌群移植+合理的治疗策略挽救这位只有15岁的因病退学儿童。


640-13.jpeg


国际国内不少学术杂志和科学记者就我们报道的新技术进行了专访。


640-14.jpeg


伦理研究专家马永慧博士与张发明团队联合调研,成果于2017年在生命伦理学领域杂志影响力最高的杂志AJB发表。


640-15.jpeg


2015年10月25日,在3周年的时候团队前锋平均年龄32岁!这是小伙伴们也有放松的时候,可惜这样的机会很少。


640-16.jpeg


满3周年的时候,团队召开小组会庆祝,大家共同思考:战略、团队、执行力。


2016


640-17.jpeg


建成中华粪菌库第2个GMP实验室。


640-18.jpeg


拖延症是难治性疾病,团队一样也患这种病。因此,团队经常在病房查房结束后,晚上集体办公和学习,逐一核对任务清单是大家习惯了的规律。


640-19.jpeg


最初决定开始举办“肠病诊疗新技术班”的时候,其实参加第一期的人数没有满额,我们曾经也怀疑自己,是否应该和值得去通过开展系列肠病诊疗新技术班来推进领域的发展。咬咬牙,坚持了,后来都是场场爆满。


640-20.jpeg


 第5期肠病诊疗新技术班。


640-21.jpeg


连续开展肠病诊疗新技术版,参加的人在变,内容也在不断更新。


640-22.jpeg


中华粪菌库的异地粪菌救援计划升级,实施变得更简单,一张操作说明书,看图操作即可。


640-23.jpeg


比检测更快捷的诊断伪膜性肠炎的方法是灌肠后立即左半结肠肠镜找这种内镜特征---肠镜下可见团簇状的黄白色覆盖物,这就可以诊断伪膜性肠炎,这是我们强烈推荐的方法。


640-24.jpeg


配方菌群移植,经中消化道途径,要保障完美的临床操作流程细节,这都是基于2000多例FMT经验所得。


640-25.jpeg


菌群移植治愈癫痫,这是世界上第一例。病人主动要求与为她治疗的男士医务人员合影。


640-26.jpeg


第3届中国整合肠病学学术会议,聚焦肠道菌群与人体疾病。


640-27.jpeg


著名陶瓷艺术家被感动了,倾力打造一件特型艺术品。


640-28.jpeg


团队经过4年的努力,从0起步,于2016年底称为江苏省十三五强卫工程创新团队,将获得连续5年的持续资助。


2017


640-29.jpeg


已有不少外国专家来参观、交流和进修学习。


640-30.jpeg


每个参观的外国嘉宾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共性之处就是赞成体系发展才是这个领域往前走的重要根基。


640-31.jpeg


我们为年龄仅仅4岁的患儿进行经内镜结肠植管,没有麻醉,顺利完成,全程只有不到10分钟,孩子竟然没有哭闹,这是结肠TET技术的重要进步。


640-32.jpeg


这绝非摆设,更不是摆拍!病人治疗后的监护细节,小到床的角度,都必须重视,细节决定成败。


640-33.jpeg


2017年5月12-14日中国菌群移植大会及第4届中国整合肠病学学会议,会场人气说明,我国有一大批关心关注和研究这个领域的人,预示中国将在本领域诞生大量重要成果。


640-34.jpeg


见证中国菌群移植平台正式开放,该平台由国家消化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指导,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负责具体研究和运行工作。


640-35.jpeg


中国菌群移植平台是开放的平台,不过只有医生和医生的CRC或CRA可以加入。


640-36.jpeg


世界上利用菌群移植治疗疾病最多的两位医生(来自澳大利亚的Thomas Borody和我)相聚在2017中国菌群移植大会。


640-37.jpeg


那个时候肠Sir誓言三个月后瘦成一道闪电。


(特别放一下这张照片,说明我见证了张发明教授和团队的创新,同时预示今后我们可能会有更深入的互动——热心肠先生按)


640-38.jpeg


7月28月,肠病诊疗新技术班第一次移师外地,在江苏淮安举办了第8期肠病诊疗新技术班,支持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建立微生态治疗科,图为双方会务组合影。从此开始在全国建立一批微生态治疗科。


640-39.jpeg


五年助跑,进入菌群移植黄金时代!




这就是今天的分享了,不知道看到这里,你是否感受到了一个可能是“临床医生中最好的产品经理,产品经理中最好的医生”的浓浓创新精神?


如果你想跟他近距离探讨,也可以在10月25日到南京聆听他的演讲:


640-40.jpeg


希望菌群移植领域发展得更好,希望对你有启发,也希望你能留言发表感想哦。


(全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