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件:GV-971获批,Arranta 融$8200万,BiomX 纽交所上市,MIT 两大咖获大奖!
Susan 11-03
近期国际国内肠道研究及产业领域有哪些需要关注的大事?

1.jpg

本周日的大事件栏目,我们汇集整理了国际国内肠道相关研究及产业领域的6条动态。

  • 以色列噬菌体公司 BiomX 经 SPAC 在纽交所上市

  • 美国 CDMO 公司 Arranta Bio 融资8200万美元

  • 美国 Thetis 获 NIH 三次资助共650万美元

  • 中国原创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新药获批

  • MIT 两位教授 Eric Alm 和 Peter Dedon 获 NIH 大奖

  • 美国 Pendulum 获加州生命科学协会授予的新星奖

以色列噬菌体公司 BiomX 在纽交所上市

1572858722166734.jpg

2019年10月29日(当地时间),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中,股票代码 CHAC 正式更名为 PHGE,这代表着以色列开发噬菌体疗法的微生物公司——BiomX 通过特殊路径正式在纽交所上市。

BiomX 是通过被 CHAC 并购完成的特殊路径上市。CHAC 是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简称 SPAC),该公司由美国投行 Chardan Capital Markets 的子公司 Chardan Investments(该公司主要用来并购医疗保健企业)发起成立,并于2018年在纽交所上市。

此前(7月16日),CHAC 发布公告宣布将与 BiomX 合并。三个多月后的10月28日,双方宣布完成合并。合并后的公司更名为 BiomX 公司,市值约为2.54亿美元,由原 BiomX 的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所罗门(Jonathan Solomon)领导的管理团队继续经营合并后的公司。

交易完成时,CHAC 在其信托帐户中保留了约6100万美元。新公司的普通股、投资单元和认股权证的股票代码分别为 PHGE、PHGE . U 和 PHGE . WS。交易完成当天,是 CHAC 这个股票代码退出历史舞台的最后一天,第二天新的股票代码正式启用。

SPAC 是种什么操作?

这种通过 SPAC 的上市方式,近几年在美国颇为流行。据统计,近5年来,美国主板(包括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的 IPO 中,有 29%是通过 SPAC 并购完成的,平均每个 IPO 融资2.37亿美元。

SPAC 是由发起人组建并上市的“空壳公司”,这种公司没有实际经营业务,只有现金,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并购目标行业中的一家高成长性非上市企业。

发起人将这个“空壳公司”在纳斯达克或者纽交所上市,并以10美金为一个投资单元(Unit)发行 IPO,一个投资单位通常包含1股普通股和1-2股认股期权,募集到的资金存放于第三方信托账户。

对于被并购的公司来讲,合并之后就可以拿到前期 IPO 融来的资金,省去了路演以及找投行承销等过程的时间和费用,并且公司可以占董事会绝大部分人数,运营决策不受影响。而且,由于 SPAC 是没有经营过的空壳,所以也不存在法律和债务等纠纷风险。

3.png                                      BiomX 首席执行官 Jonathan Solomon

乔纳森在上市当天对媒体表示:“通过这笔交易筹集的资金,以及证券市场上现有及后期投资者的资金支持,将极大地支持我们的临床前和临床开发。噬菌体疗法在治疗多种慢性疾病方面有巨大的潜力,我们很自豪能走在这一领域药物研发的前沿。”

可以预见,途径 SPAC 上市将为 BiomX 提供大量资本,加快公司的研发进度,进一步提高其作为噬菌体产品研发企业的领先地位。

核心技术及产品管线

BiomX 成立于2017年,致力于开发天然和工程噬菌体鸡尾酒,以杀灭有害细菌,比如影响皮肤外观的细菌,以及慢性疾病相关的有害菌。BiomX 通过专利平台技术,发现并验证靶向细菌,然后针对这些靶向细菌定制噬菌体组合。

BiomX 噬菌体疗法的开发主要基于先进的噬菌体展示技术(Phage Display Technology)、噬菌体培养、计算生物学与合成生物学。

我们曾在本周文章中介绍了以色列微生物组领域的产学研成果,BiomX 是其中的明星创业公司之一,详细内容可以移步下文阅读:

《3大咖+3明星公司,看以色列如何笑傲全球菌群江湖》

目前 BiomX 的产品管线主要有针对痤疮易发皮肤、炎症性肠病(IBD)、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PSC)和结直肠癌的噬菌体产品。针对痤疮易发皮肤的产品最近已进入临床测试,IBD 候选产品也有望在2020年进入临床。

4.jpg                                      Biomx 的产品管线(图片来源:biomx.com)

BiomX 与顶级科研机构、国际药企开展了广泛合作。其噬菌体疗法开发和目标发现技术平台是与包括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所、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在内的世界顶级机构的科学家合作开发的;该公司还与武田制药、JSR、詹森制药等国际药企建立了研发合作关系;在该公司的投资人里,也包括了强生、武田这些国际企业的投资机构。

本节内容参考资料:biomx 官网(www. biomx.com),“赴美上市 SPAC”(微信公众号)

美国 CDMO 公司 Arranta 融8200万美元

1572858870427101.jpg

2019年10月29日(当地时间),美国 Arranta Bio 公司宣布完成8200万美元的筹资,并与 Thermo Fisher 公司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本轮融资中,Ampersand Capital Partners 是唯一的机构投资者,其它资金来自公司创始人和团队成员,Thermo Fisher 也进行了战略投资。

Arranta 的目标是成为一流的微生物组 CDMO(合同研发和生产服务平台),为市场上该领域的开拓创新企业研发靶向菌群的相关疾病新疗法,并提供后续一系列的工艺开发和生产服务。

Arranta 目前正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沃特敦筹建具备后期临床和商业准备能力的新设施,并将于2020年年中上线。

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5月,仅半年时间的新创公司就受到资本如此青睐,让人不禁对该公司产生好奇。

Arranta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Mark Bamforth 是一名行业老将,之前曾创立过两家生物公司:Gallus 和 Brammer Bio,这两家公司如今都已出售给了Thermo Fisher 公司。Thermo Fisher 也已成为 Arranta 的战略合作伙伴。看起来 Thermo Fisher 似乎对 Bamforth 情有独钟。

6.jpg

本号将于近期详解该公司的背景及商业模式,以及国内外微生物组领域  CDMO 行业状况,本文暂不做详述,敬请期待。

本节内容参考资料:Arranta 官网(www.arrantabio.com)

美国 Thetis 获 NIH 三次资助共650万美元

1572858922422885.png

2019年10月24日(当地时间),美国生物制药公司 Thetis 再次获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的230万美元,该款项来自 NIH 的小企业创新研究基金(SBIR)。

这笔资金主要用于 Thetis 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候选药物 tp-352的临床前研究,并有望在2020年完全支持试验性新药的申请,以期未来造福美国的1800万 NASH 患者。

2017年11月,Thetis 曾获得 NIH 的230万美元资助,用于开发 IBD 新型口服疗法;2018年5月,该公司再次获得 NIH 的190万美元资助,用于推动 IBD 新药的临床研究。截至目前,Thetis 总共从NIH 筹集了650万美元的款项,全部用于胃肠道疾病的脂质小分子新药研发,包括针对 NASH 的 TP-352,还有针对炎症性肠病(IBD)的 TP-317。

我们来了解一下这家屡获 NIH 资助的公司有什么核心技术,有哪些在研产品管线,有什么样的创业背景。

核心技术及产品管线

Thetis 官网首页有句醒目的话:消除炎症和修复组织新疗法,首创胃肠道疾病脂质新药。这正是该公司的核心技术——HEALER™ 专利化学平台的价值体现,这个平台可以提高生物活性脂质的稳定性和配方性能,从而使其强大的药理作用得以开发。

9.jpg                                      (图片来源:thetispharma.com)

目前该公司的产品研发管线中有两个候选药物:TP-352和 TP-317,活性成分分别为 DHA 和脂类介质 Resolvin E1,适应症分别为 NASH 和 IBD。

10.png                                      Thetis 的在研产品管线(图片来源:thetispharma.com)

针对 NASH 的 TP-352

候选药物 TP-352的定位是 NASH 患者的一级口服治疗药物,其活性成分是 DHA。

DHA 已在多个临床试验中证明对 NASH 患者有效,最近的研究表明,与目前批准的 omega-3类药物的主要成分 EPA 相比,DHA 在 NASH 中具有独特的药理活性。这表明,DHA 有望为 NASH 提供一种新颖的治疗方法。

TP-352是利用 Thetis 的 HEALER 专利平台开发的,与天然 DHA 相比,具有更高的生物利用度,增强了稳定性和配方性能。目前 TP-352已在美国和欧洲取得专利,具有将 DHA 的强大药理转化为治疗 NASH 药物所需的关键资质。

NASH 是一个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是导致终末期肝病、肝癌的重要因素之一。这个巨大的未被满足领域吸引了众多国际巨头和新兴企业,但是迄今为止全球尚无一款药物获批。TP-352有望成为治疗 NASH 的一种安全有效的基础疗法。

针对 IBD 的 TP-317

候选药物 TP-317的定位是克罗恩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UC)患者的一线口服治疗药物。

TP-317是一种新分子实体(NME),它可以传递内源性脂质介质 Resolvin E1(RvE1),这为 IBD 的治疗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方法。TP-317在不影响机体免疫功能的前提下,可以消除炎症,促进粘膜组织修复,增强免疫耐受性。

鉴于其粘膜愈合特性,TP-317与抗 TNFs、JAK 抑制剂等免疫抑制药物联合应用也具有独特的治疗价值。

此外,TP-317预计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因为 RvE1本身已经在健康志愿者中进行了完整的 ICH 非临床毒性试验和1期临床 SAD/MAD 研究,证明其安全性超出了预期的临床剂量。TP-317目前正在进行 IND 启动前的 Tox 研究,目标是在2020年提交 IND。

发展历程和创业背景

Thetis 创立于2011年,最初聚焦在心脏代谢性疾病,从康涅狄格创新公司(CI)投资的175万美元种子资金开始启动;2013年5月,该公司完成570万美元 A 轮融资,仍由 CI 领投,该轮资金用于二型糖尿病和血脂异常的先导化合物的临床前期和早期临床研究;2015-2016年该开始转向胃肠道疾病,2017年5月,两种针对 IBD 的候选药物开始进行临床前研究。

这家公司并非此领域通常的科学家创业或者新秀创业,两位联合创始人都是医疗行业资深前辈,从业背景还是相当强大的。

11.jpg                                      Thetis 公司 CEO Gary Mathias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Gary Mathias 是一名投资银行家,在医疗行业从业30多年。创立 Thetis 之前,他是一家投资银行的高级合伙人,负责该投行的医疗保健部门。他还曾担任国际企业顾问联盟(AICA)主席,这是一个由美洲、欧洲和亚洲的投资银行组成的联盟,专注于中端市场的并购交易和融资。

12.jpg                                      Thetis 公司总裁兼首席科学官 Frank C . Sciavolino 博士

Sciavolino 博士在辉瑞全球研发中心有35年的职业生涯。在辉瑞期间,Sciavolino 博士担任过药物研发各个环节的管理角色,并最终担任研发业务副总裁,负责管理一个由1000名科学家组成的团队。他是辉瑞两大著名专利药 Zithromax 和 Celebrex 的幕后推手。

本节内容参考资料:Thetispharma 官网(thetispharma.com)

中国原创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新药获批

13.jpg

这是一条这两天在朋友圈被刷爆的消息:2019年11月2日,国家食药监总局(CFDA)批准了上海绿谷制药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九期一®(甘露特钠,代号:GV-971)的上市申请,“用于轻度至中度阿尔茨海默病,改善患者认知功能”。

这款中国原创、国际首个靶向脑-肠轴的阿尔茨海默病治疗新药,通过优先审评审批程序在中国大陆的上市为全球首次上市,填补了这一领域17年无新药上市的空白。

九期一®是由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耿美玉团队坚持22年,在中国海洋大学、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与上海绿谷的共同努力下研发而成。

从1997年的临床前研究,到2007年的1期临床,2010年的2期临床,2014年的3期临床,再到2018年的申报上市,到2019年11月2日正式获批,GV-971可以说是备受期待。

阿尔茨海默病(AD)也是目前备受关注的疾病,是继心脑血管疾病、恶性肿瘤之后,老年人致残、致死的第三大疾病。

14.jpg

全球目前至少有5000万 AD 患者,预计到2050年将增加到1.52亿左右。我国 AD 患者约1000万人,是世界上患者人数最多的国家,预计到2050年我国患者将达4000万人。

然而,全球用于 AD 临床治疗的药物只有5款,临床获益还不明显。全球各大制药公司在过去的20多年里,相继投入数千亿美元研发新的 AD 治疗药物,320余个进入临床研究的药物已宣告失败,不免让人沮丧。

尽管有太多失败,但这个巨大的未被满足领域仍然吸引着各国制药公司投入。10月22日,渤健(Biogen)和卫材(Eisai)宣布,在与 FDA 沟通后,渤健将在明年对早期阿尔茨海默病试验性治疗药物 Aducanumab 递交上市申请,业内期待其成为首个逆转疾病进展的 AD 药物。

如今,九期一®的获批,展现了以菌群为中心的抗 AD 效应,为 AD 的临床治疗开辟出了一条新路径,在 AD 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该药主要发明人、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耿美玉研究员介绍,临床前作用机制表明,九期一®通过重塑肠道菌群平衡,抑制肠道菌群特定代谢产物的异常增多,减少外周及中枢炎症,降低 β 淀粉样蛋白沉积和 Tau 蛋白过度磷酸化,从而改善认知功能障碍。靶向脑-肠轴的这一独特作用机制,为深度理解九期一®临床疗效提供了重要科学依据。

1572859098918451.jpg

目前,绿谷制药已做好生产、销售的各项准备,药品年内投放市场。同时,绿谷也将启动九期一®上市后研究和真实世界研究,并正在积极推进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项目,期望早日惠及全球患者。

本节内容参考资料: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微信公众号)、绿谷制药(微信公众号)

MIT 教授 Eric Alm 和 Peter Dedon 获大奖

16.jpg                                      Eric Alm(左)和 Peter Dedon(右)

2019年10月24日(当地时间),麻省理工学院(MIT)工程学院 Eric Alm 和 Peter Dedon 两名教授获得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颁发的2019变革性研究奖。

该奖项将支持他们关于人类微生物组在健康和疾病中的作用的跨学科研究。他们研究了 DNA 修饰(表观基因组)是如何影响肠道菌群的,这项工作可能为未来的疾病诊断和治疗铺平道路。

变革性研究奖是 NIH 共同基金高风险高回报研究奖的一部分,旨在通过支持极具创造力的科学家进行高度创新的研究,加快生物医学、行为科学和社会科学发现的步伐。

该项目倾向于跨领域、跨学科的研究方法,主要开放给对提出可能变革现有研究范式的个人或研究团队。MIT 的两位教授足够跨学科,我们来看一下这两位教授的背景。

Eric Alm 是 MIT 生物工程系、土木与环境工程系教授,担任 MIT 微生物组信息和治疗中心主任,也是布罗德研究所的副研究员。他开发了许多识别人类微生物组中的细菌的标准工具和算法,他的研究小组致力于将微生物组学转化为新的治疗方法。

Peter Dedon 是 MIT 生物工程系首席研究员,MIT 环境健康科学中心执行主任,并兼任新加坡 MIT 研究与技术合作项目的学术带头人。他率先开发了系统级生物分析和信息工具,用于发现传染病和癌症的表观遗传和表位基因组学机制。

变革性研究奖将支持 Dedon 和 Alm 两位教授的一个五年期项目。

2007年,Dedon 实验室发现许多人类肠道菌群中含有一种特殊基因修饰物——phosphorothioates(硫代磷酸酯)。现在,Dedon 和 Alm 团队将确定含有这些修饰物的细菌如何影响炎症性肠病。

该团队将使用新的工具首先识别出所有含有这种修饰物的肠道细菌,然后进一步确定这些改变如何影响克罗恩病和溃疡性结肠炎患者的菌群。这种认识可以帮助科学家开发新的疗法。

Dedon 和 Alm 还将利用这些技术来探索细菌和细菌病毒中更多的其它 DNA 修饰物,以及它们与疾病的关系。

美国 Pendulum 获加州生命科学协会新星奖

1572859165240115.png

2019年10月31日(当地时间) ,美国 Pendulum Therapeutics 公司宣布获得加州生命科学协会(CLSA)授予的2019 Pantheon DiNA Award 新星奖。该奖项将支持 Pendulum 持续致力于通过微生物组干预解决人类健康问题,并以微生物为目标开发益生菌药物。

Pendulum Therapeutics 成立于2012年,该公司拥有发现和开发益生菌的专利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可以确定微生物组在代谢综合征和共患病中的作用机制,并开发用于特定疾病的医用益生菌。

Pendulum 拥有一支微生物组学、生物化学、计算和临床相关领域的科学家组成的多元化团队。著名的梅奥医学中心是该公司的第一位投资者。

今年5月30日,该公司刚刚完成3500万美元的 B 轮融资,由红杉资本领投,截至目前,该公司的融资总额达到5700万美元。

B 轮融资主要用于扩大其微生物组发现平台和第一个产品的商业化。此时,出现在媒体的融资新闻中的公司名称还叫 Whole Biome。

今年9月20日,该公司对外正式宣布将名称改为 Pendulum Therapeutics。

在公司发给媒体的通稿中声称,名字的变化反映了公司想更广泛地致力于开发通过菌群干预来影响人类健康的解决方案。

该公司计划在2020年初推出第一款用于2型糖尿病饮食管理的产品。

本号将于近期详解该公司的背景及商业模式,本文不做详述,敬请期待。

本节内容参考资料:Pendulum 官网(www.Pendulum.co)

(全文结束)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