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GW:武田发布IBD真实世界研究结果,维多珠继续罕逢敌手!
高春辉 10-23
与抗TNFα疗法相比,维多珠单抗在真实世界研究中展现出更低的严重不良反应和感染发生率。

2019年10月21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召开的第27届欧洲消化疾病周(UEG Week 2019)上,日本武田制药展示了最新的真实世界研究数据,补充了使用维多珠单抗(vedolizumab,商品名 Entyvio®)治疗中、重度活动性溃疡性结肠炎(UC)或克罗恩病(CD)的大量临床证据。

这是一项回顾性图表审查研究(EVOLVE)的结果,该研究分析了使用维多珠单抗和抗 TNFα 疗法中的严重不良事件和引起严重感染的可能性。

研究共收集了约1000名患者的临床资料,都是既往未使用过免疫抑制剂或生物制剂的中、重度活动性溃疡性结肠炎或克罗恩病患者。患者被分为两组,一组经维多珠治疗,另一组采用抗 TNFα 治疗(使用阿达木单抗、英夫利昔单抗、戈利木单抗或塞妥珠单抗)。

结果显示,维多珠治疗组的严重不良反应发生率(每100人年)为4.6 [3.5-6.8],严重感染发生率为1.4 [0.8-2.5];而使用抗 TNFα 治疗组的两项指标分别是10.3 [9.5-14.9]和2.6 [1.7-4.3]。

维多珠治疗患者的胃肠道感染率显著低于采用抗 TNFα 疗法的患者(1.1% vs. 4.3%,p<0.01)。不管是对于 UC 还是 CD 患者,都有类似的趋势。

什么是真实世界研究?

真实世界研究(Real World Study)是指研究数据来自真实的医疗环境,反映实际诊疗过程和真实条件下的患者健康状况的研究。真实世界研究的数据来源非常广泛,包括电子病历(EHRs)、报销及计费数据、药品及疾病注册、通过个人设备及健康应用程序收集的数据等。

临床随机对照试验(RCT)作为最高等级的临床证据标准,需要严格控制试验条件,在可能有效的目标人群中进行标准化治疗,样本量小,随访时间短。

毫无疑问,临床试验是积累医疗产品安全性及有效性相关科学证据的有效工具,同时有助于我们理解与其治疗作用相关的生物学机制,但它毕竟有别于临床实践或家庭环境。

真实世界研究是对临床常规产生的真实世界数据进行系统性收集并进行分析的研究,其研究可随机或非随机,可回顾,可观察,也可前瞻。近年来,这种以临床需求为导向的真实世界研究逐渐成为科研发展的重要趋势。

EVOLVE 是真实世界研究的一种方式——从现实世界的临床实践中收集患者病历以回答研究问题。所评估的数据是在研究开始之前收集的,因此最初并非旨在用于分析目的或回答特定的研究问题。

武田的这项 EVOLVE 研究回顾了接受维多珠或抗 TNFα 治疗的中、重度活动性溃疡性结肠炎或克罗恩病的患者治疗过程。

在2014年5月至2018年3月之间,患者已开始接受维多珠单抗或抗TNFα治疗(阿达木单抗、英夫利昔单抗、戈利木单抗或塞妥珠单抗的治疗),并进行了≥6个月的随访。

患者来自加拿大、希腊和美国的42个医疗机构,共有1,095名。他们既往都没有接受过生物疗法,其中的598例患者接受了维多珠单抗治疗(UC = 380;CD = 218),497例则接受了抗 TNFα 治疗(UC = 224;CD = 273)。

关于维多珠单抗

2222.jpg

Entyvio vedolizumab

维多珠是一种经静脉滴注的肠道选择性生物制剂,它的本质是一种人源化单克隆抗体,旨在特异性拮抗 α4β7 整联蛋白,抑制整联蛋白与肠粘膜寻址细胞粘附分子-1(MAdCAM-1)的结合。

MAdCAM-1 优先表达在胃肠道的血管和淋巴结上。α4β7 整联蛋白则在血液中的一类白细胞中表达,已有研究表明这些细胞在介导溃疡性结肠炎和克罗恩病的炎症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通过抑制 α4β7 整联蛋白,维多珠单抗可能会限制某些白细胞渗入肠组织的能力。

相关研究在《热心肠日报》中已有收录。


维多珠于 2014 年被 FDA 批准上市,起初是作为抗 TNFα 疗法失效后的二线治疗手段,但是最近的证据显示该药在治疗溃疡性结肠炎(UC)和克罗恩病(CD)上高歌猛进。以下是热心肠日报收录的两项相关研究: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维多珠靶向的整联蛋白在多个其它疾病中也有重要作用,使得维多珠在治疗其它疾病中也有潜在应用价值。这里提到的其它疾病,甚至还包括了艾滋病。



Science子刊:α4β7或可作为HIV-1感染防治的潜在新靶点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IF:17.161]
① 选取6名接受抗α4β7单抗(vedolizumab)治疗的同时患有轻度IBD的HIV-1感染者、12名健康人、10名无IBD并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HIV-1感染者;② 在超过30周的治疗中,vedolizumab安全且无严重副作用,并显著减少了胃肠道中的B细胞亚群;③ 抗α4β7治疗显著减少了末端回肠中的CD4+ T细胞,同时显著抑制了胃肠道(尤其是末端回肠)中的淋巴聚集,后者可作为HIV-1病毒的“储存库”。
【主编推荐语】表达α4β7的肠道归巢CD4+ T细胞是HIV-1病毒感染的早期靶点,在HIV-1感染的发病机制中起重要作用。在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中,选取了6名接受抗α4β7单抗(vedolizumab)治疗的HIV感染者(同时患有轻度IBD),证实了药物的安全性,并发现vedolizumab可显著减少胃肠道中的淋巴聚集,或可作为防治HIV-1感染的新策略。(@沈志勋)

2019年6月20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官网显示,武田制药新型抗炎药“注射用维多珠单抗”在中国的上市申请已被受理,受理号为 JXSS1900032,预计其很快会在国内市场上市销售。

关于溃疡性结肠炎和克罗恩病

溃疡性结肠炎和克罗恩病是炎性肠病(IBD)的两种最常见形式。二者都是胃肠道的慢性、交替复发、间歇缓解、炎症性疾病,通常本质上是进行式的。前者仅涉及大肠,而后者会影响从口腔到肛门整个胃肠道。

溃疡性结肠炎通常表现为腹部不适和包括血便或脓血便在内的腹泻。克罗恩病通常表现出腹痛、腹泻和体重减轻的症状。

目前,尚未完全了解二者的发病原因;但是,此类疾病的科学研究一直备受关注。

想进一步了解 IBD 和这两种疾病,热心肠日报收录了影响因子高达 59.1 的《柳叶刀》杂志的多篇文献,非常值得你仔细阅读。





你还可以点击下方链接观看中华消化学会炎症性肠病学组组长、空军军医大学西京消化病医院副院长、热心肠智库专家吴开春教授的演讲视频: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