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uBiome申请破产保护+7专家预测微生态疗法的未来5年
本文编译:张宇微 校对:热心肠先生 09-05
uBiome申请破产保护迎来生死存亡重大时刻,而Jack Gilbert教授以及Finch CEO等专家如何看待产业未来?

今天我们给大家带来美国肠道微生态疗法领域的最新动向,一是向大家介绍之前陷入漩涡的 uBiome 的最新动向,关于这家最近备受关注的公司,你可以提前了解一下:

坏榜样!估值6亿美元的明星公司uBiome涉嫌骗保恐坠入深渊

uBiome丑闻频发,令人扼腕叹息!肠道产业同仁们应引以为戒,价值观务必要正,方法论一定谋准。

2019-08-14

另一方面,以 Finch 为代表的微生态疗法公司持续高歌猛进,我们编译了 Knect365.com 对包括 Finch CEO Mark Smith 以及 UCSD 教授 Jack Gilbert 在内的7位专家的采访,他们畅想了未来5年微生态疗法的前景。

关于 Finch 近期的融资以及全球微生态疗法相关的进展,你也可以提前了解:

5300万美元!Finch获新融资,同时全球巨头加速杀向菌群

2019年,有3个国家4家公司分别获超3000万元融资,同时全球医药巨头正加速布局菌群药物研发。

2019-08-24

下面我们进入今天的内容。

微信图片_20190905201846.jpg

曾估值6亿美元的 uBiome 申请破产保护

图片及信息来源:businessinsider.com

2019-09-04

当地时间2019年9月4日(周三),uBiome 在经历 FBI 突袭、裁员、创始人离开等几个月的接连打击后,终因财务压力向位于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美国破产法院申请了基于《破产法》第11章的破产保护。

uBiome 成立于2012年,之前曾从 8VC、Andreessen Horowitz 和 OS Fund 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05亿美元,用于探索“被遗忘的器官”——肠道微生物相关的疗法,其最近一轮融资的估值达到6亿美元。

根据破产申请文件所示,8VC 目前拥有该公司约20%的股权,而 Andreessen Horowitz 拥有11%的股权,文件中没有提及 OS Fund 的持股情况。

破产文件还显示,uBiome 需要向 Triare、Medicare 和 Medicaid 等公司支付的费用总计约400万美元。此外,其还需要应对来自与检测业务相关的其他保险公司的超过1000万美元的退款请求。

001.jpg

uBiome 的两位创始人

uBiome 及其创始人还可能因为 FBI 所做调查的最终结果,面临刑事和民事处罚。在破产文件中,uBiome 将严重的战略和经营问题归咎于 Jessica Richman 和 Zachary Apte 这两位创始人。

在破产文件中,uBiome 强调了其在科学数据、自主开发的知识产权等方面的价值,不过有一些内部人士向媒体表示,uBiome 的研究和产品的科学基础其实是存在缺陷的。

uBiome 的过渡期管理层表示,他们相信尽管会有一些重大变化,但公司的部分业务可以保留下来。的确,在破产文件中也不全是坏消息,uBiome 会持续在 CVS 销售其既有的检测产品——the Explorer 以及其升级版。

uBiome 还在文件中提到,目前他们已经接触了180个潜在买家,其中13个初步表示了兴趣。不过,目前没有一项取得进展的协议。

这家持续运营了7年、命运多舛的微生态疗法公司会有怎样的未来,我们将持续关注。

(本部分内容结束)

002.jpg

7 位专家预判未来5年微生物组疗法的前景

图片及信息来源:knect365.com

Andrew Burrows   2019-08-22

与较为成熟的二代测序领域相比,人类微生物组疗法仍处于初级阶段。这是很令人振奋的,但也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比如该行业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哪些领域会有重大突破。

我们咨询了7位行业专家,了解他们对微生物组疗法行业在未来五年的走向,以及哪些领域最有希望有何看法。

03.png

Jack Gilbert

Professor,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基于微生物合成的且人体能感应的小分子代谢物,来干预调节转录和细胞活性是关键,这些将产生最大的中期影响。

当然关键问题是,都有哪些代谢物?它们是单独起作用还是协同起作用,以及我们如何在不使用益生菌(可能有效也可能无效的益生菌)的情况下将它们应用于医药?

细菌将代谢物输送到身体的方式与我们输送相同化合物的方式显著不同——这对疗效和剂量依赖性有什么影响?

04.png

Mark Smith

CEO, Finch Therapeutics

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我相信移植完整的微生物群落疗法(粪菌移植)将继续在微生物疗法领域中占主导地位。这些治疗,跟免疫球蛋白和其他血液制品一样,来自健康捐献者,仅通过一次干预即可重置病人的全部微生物群落。

今天,基于健康捐献者的完整微生物组疗法已经在临床上得到广泛应用,超过45,000名艰难梭菌患者使用过这种方法。

Finch 公司在完整微生物群落方法上投入了大量资金,目前正在进行一项关键的2期研究,来测试我们的口服全谱微生物群产品 CP101,用于治疗复发性艰难梭菌感染。

随着我们对复杂的微生物生态系统理解的加深,我相信这一领域将会朝着简化方向发展,即下一步将是从整个微生物群落向下转化为可以纯培养的关键生物群系。

Finch 公司作为该方法的先驱,与武田公司合作创建了一个特定的用于治疗炎症性肠病的微生物群系。该组合通过使用微生物全谱疗法的在临床试验上获得成功,并显著降低了风险。

我相信微生物全谱疗法和精选的组合方法对该领域都是至关重要的,微生物全谱疗法在未来五年在临床和商业上最为重要。

05.png

Martha Carlin

CEO, The BioCollective


我认为肠脑轴疗法是最有希望的领域之一。

虽然 IBS/IBD 在早期微生物投资中处于领先地位,我们从这些早期投资中已经学到了很多东西。在肠道和大脑之间的关联方面的研究取得了快速进展,这意味着这方面的机遇大有希望。

我们已经看到精神分裂症、自闭症、帕金森氏症、多发性硬化症、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甚至阿尔茨海默病与影响肠道和大脑化合物的潜在病原体有关。

微生物组学还可以提供非常具体的临床目标和可量化的结果,这些都是以前神经系统疾病所缺少的。

此外,阿尔茨海默氏病的病原体假说为某些抗生素的再利用提供了一些新颖的机会,并为理解免疫系统在遇到细菌过量导致的异常病理时如何运作提供了更大的潜力。

06.png

Regina Au

Principal, New Product Planning Consultant at BioMarketing Insight

随着我们进一步了解微生物群在机体生理和疾病中的作用,我认为这个领域将继续发展。

来自人类微生物组计划的信息与20多年前研究人员关于皮肤菌群的说法是有意义的。这一点也得到了各种机构(如布罗德研究所)的大量研究的证实,各大制药公司已经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微生物业务部门。

我们只是对此还没有理解透彻。一个很好的例子是研究人员过去称之为“垃圾DNA”或非编码DNA。其中一些“垃圾DNA”在细胞中的功能已经被发现,特别是控制基因活性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有三个领域将会发展最快:1)肠道(肠易激综合征、炎症性肠病、结肠癌等)有持续的热点和研究;2)大脑或中枢神经系统疾病,脑肠轴理论;3)免疫系统。

从研究的角度来看,一旦这些领域被更好地理解,它将迅速扩展到所有其他领域,因为一切都是相关联的。

从治疗的角度来看,该行业还没有找到如何实现共生或恢复机体的正常功能。一旦研究人员发现这一点,市场上的产品将会出现爆炸式增长。

07.png

Dr Chengwei Luo

CEO, DeepBiome Therapeutics

在过去的5年里,我们在微生物与人体健康的关系上,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和监测结果,但是微生物-宿主相互作用的机制仍然未知。这种机制可能通过微生物合成的小分子物质,或者是通过宿主免疫系统识别的抗原。

我认为对于这些方面的理解并从这些机制中获得治疗方法具有广阔前景。

08.png

Gitte Pedersen

CEO and Co-founder Genomic Expression

我对这个答案有倾向性,因为我重点关注癌症。很明显,微生物群在免疫治疗,特别是检查点抑制剂的反应中起着重要作用。

我相信,我们将破译这一点,使之能够将益生菌作为免疫治疗的辅助疗法,也可能作为其他癌症治疗的辅助疗法,这是令人兴奋的,因为这种疗法非常有效。

09.png

Bharat Dixit

VP of Bioprocess and Analytical Development, Finch Therapeutics

我认为在肠-脑轴和药物代谢调节领域的发展和进步将是非常重要的,并在塑造整个微生物组学领域中发挥关键作用。

(全文结束)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