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0专访 | 刘君豪:我们在台湾做得很不错,期待与大陆团队合作!

ZQB_8083.JPG

2018年7月23日,台湾圖爾思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刘君豪先生接受热心肠先生的书面专访,用对8个问题的回答,介绍了他和创业团队在台湾的基因测序行业所做出的的突出成绩,并毫无保留地介绍了自己和团队的创业经验,包括组织“Taiwan Gut(台湾肠道公民科学计划)”的细节。

刘君豪先生的专访内容充满干货,值得大陆的创业者、研究者好好看看。

以下是专访内容:

ZQB_7984.JPG

问:在“商·道”演讲中,你主要介绍了图尔思在Microbiome(微生物组)方面的业务,可否简要介绍一下公司的其他业务?公司的整体业务规模如何?在台湾生物科技公司中能排到何等地位?公司是否在做公开市场IPO的准备?

答:图尔思的英文名是BIOTOOLS,公司成立的初衷就是希望能够提供生命科学的科学家好的研究工具。目前图尔思可以分成试剂与技术服务两个主轴。

在试剂方面,台湾其实很缺乏本土的製造商,大多是以代理海外的大厂牌为主,因此我们在创业初期就创立了自己的试剂品牌去切入市场。在技术服务方面,除了二代测序的相关业务,图尔思也提供包含CRISPR、蛋白质组、代谢组等其他组学的外包服务。

生物科技公司的范围比较广,若单就科研服务的领域来说,图尔思目前的营收规模可以初步达到台湾IPO的标准。

然而,与其说是否要做IPO的工作,我们更关注为什麽去IPO,原先在科研的领域,我们IPO的需求不强烈。随着我们在微生物组的工作一路往前,我们也在考虑是否需要筹资往应用端的市场前进。

001.jpg

问:除了你之外,团队还有哪几位核心成员?大家都有怎样的学历、从业背景?各自如何分工?能否向大陆的生物科技创业者分享一些团队协作、企业管理和业务推广的经验?

答:图尔思的创业团队有四个人,大家以前都是同学,分别在生命科学不同的领域历练了一段时间后才聚在一起。由一位留美的博士担任技术长,整体公司的统筹由其中一位同学担任,另一位则负责产品的开发工作。

因应台湾的市场规模,图尔思与客户的交流比较深,加上创业团队都有一定程度的销售经验,同时坚持产品的质量并深入解决客户的问题,图尔思在初期的业务推广并未遭遇到太多的困难。

我们很幸运,在创业初期有很好的核心团队各自负责不同的区块,在没有融资的情况下,资金也有很好的管控。有些创业者比较浪漫,直接往问题核心走,中间遇到的困难与挑战非常高。

相较之下,我们选择比较稳健的创业模式,在现金流与盈利能稳定成长的情况下,再从盈利投入研发预算去完成我们的目标。

007.jpg

问:Citizen Science Project(公民科学计划)是很酷的研究方法,但推动难度不小,你们是如何进行推广的?动用了哪些媒体?是否感觉到对参与者的教育成本非常高?值得分享的成功和失败经验有哪些?如果大陆有人准备开展类似研究计划,你会有什么建议?

答:当时在决定要做的时候好像就考虑了值不值得做,后面没想太多。其实做的过程中一直都是很有趣的,有意义的事情自然会带来驱动力,也会吸引很多志同道合的人来帮忙。

至于教育成本这方面,不如说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次教学相长的过程,毕竟一直在科研的领域我们也害怕跳进思考的误区,希望科研的成果是普罗大众真的有需求,解决到问题的产品而非自己的一厢情愿。

而后续贊助者给我们的反馈也确实有许多问题是我们始料未及的。简单的说就是比较直观,大众就希望知道那我怎麽改善我的健康,后续有什麽干预方案,细节比较不关注。

媒体的话除了生命科学领域的媒体之外,我们也找了一些网路的新媒体,针对公民科学计画的目标受众做了一些设定与曝光,希望更好的传播这个理念。若大陆有其他的人想要展开类似的计划,很欢迎来找我们,我们可以分享一些细部的经验或是一同开展合作。

002.jpg

问:健康人群的肠道微生物组数据库,应该在多大样本量级别会合理一点?Taiwan Gut(台湾肠道公民科学计划)第二期的目标是1000人次,是否显得略为不够?从你们的初步数据分析结果来看,除了产丁酸菌丰度较高,台湾人群中,健康人的微生物组还有哪些典型特征?是否确实可以明确分型?

答:俗话说:“早买早享受、晚买有折扣“,生物技术的进步速度很快,价格也下降的很明显。

数据库的研究当然样品数量越大越有代表性,我们在初次进行Taiwan Gut的计画,一方面的考虑也是希望把这个模式给建立起来,后续第二期的目标虽然是1000人次,不过预期会改以Shotgun Sequencing(鸟枪法测序)的方式前进,资料的搜集会更完整一些,敬请期待我们第二期的结果。

003.jpg

问:在台湾,是否有产业或研究的专业人士在推动政府主导的“微生物组计划”?如果有,目前大概什么状况?你们认为政府主导的微生物组计划的必要性如何?大型微生物组计划可以在哪些方面着力?

答:目前,台湾的“科技部”正在执行一个微生物的先导型计划,希望透过微生物领域的专家执行的初步计画成果来确认后续大型经费投入的方向。

我认为从政策上来主导微生物组计划是很好的,但由于政府需要考虑的方面比较多,从细节上未必有产业理解的身,故大部份时候往往是产业先行。

我们当时准备要执行Taiwan Gut的计划时,也曾经有许多人问我们为什麽要做这个?图尔思是一个公益团体吗?其实我们就是想这是一个需要有人做的事情,既然还没人做,那我们就做吧。

至于大型微生物组计划可以着力的方向,其实基础科研就是个苦力活,但没这个苦力活很多应用还真不能开展,所以我觉得资料的搜集,人才的培育,产业鍊的整合都可以是一些发展的方向,把平台给架好,各方的资源自然会进来。

005.jpg

问:你个人是一位经受过严格教育的营养师,也是一切从科学出发的测序行业从业者,也看好基于菌群的干预手段,你认为最有效的通用型干预方法会是什么?还是说个体化干预(个体化营养、个体化用药、个体化菌群移植等)才是未来?你们是否给客户推荐益生元或益生菌?你个人如何看待益生元、益生菌以及在台湾非常流行的酵素市场的火爆?

答:营养系有一门必修课是膳食疗养学,内容是针对不同类型的疾病应如何给予其营养支持。这一门科学发展之初想必还未与菌群研究结合,但未来估计脱不了关係。

在这个问题上图尔思的立场与热心肠先生的思路比较接近,通用型的干预方法例如补充菊粉最能够造福大众,但是我们不知道个体化干预在未来的研究中会走到什麽地步,所以我们只能保持谦虚尊重科学。

至于日益蓬勃的益生元与益生菌的市场,我们的看法比较保守。我相信目前常见的益生菌能对人体带来一定的益处,但是微生物透过二代测序的研究爆发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接着益生菌、益生元对于肠道菌乃至于人体健康的研究成果一定有很多。我们觉得不必这麽着急,可以让子弹再飞一会。

006.jpg

问:你在演讲中提到,图尔思的愿景是希望能够透过管理微生物的方式来管理人体健康,这也是大陆很多类似公司在做的工作,但进展都较为缓慢。你认为我们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看到真正靠谱的解决方案、产品或者服务?第一个真正有强大科学背书的爆款产品会是什么?

答:自2015年美国提倡精准医疗以来,才过去三年多的时间,相关的产业鍊与解决方案蓬勃发展。在此次肠道大会的“商道”演讲中,也看到了许多优秀的企业家创新的思维与行动。我认为只要是专注在解决重要民生问题的方向上,只要科学与技术都到位了,后续的发展肯定很快。

二代测序的第一个应用端爆款产品无庸置疑的是产前无创,解决问题明确、有刚性需求、技术单纯不複杂、价格快速下降等均是其爆发的原因。但即便如此,实际上也花了5到10年的时间才让医界真实的推展开来。

微生物的发展方向很多,我想,如果是应用在医疗端的产品或是解决方案,由于需要有一定的严谨性与法规的管理,推展起来会比较慢,像是微生物製药或是菌群移植等。

而另一方面,若是以益生菌与益生元相关的产品出发,或是有干预方案的检测类产品,市场与渠道的工作相形之下更重要,若有强大的科学背书,应该会快很多。

004.jpg

问:你们在大陆已经开展业务了么?是否有与大陆的研究和产业界人士更加深入合作的计划?能再展开一点说明你们可以提供的以及希望在大陆获得的合作资源么?

答:目前图尔思在大陆开展的业务很早期,我们想要朝向我们的目标前进,希望能够把基础的资料库给更好的建立起来,奠定起未来应用端发展的基石。

在微生物的科研端,我们有很好的生物信息能力可以辅助科学家完成研究工作。大陆有更大的市场、资源与人口基数。因此,若能够跟目前大陆在科研或是产业人士有类似想法的研究者一同合作,可以利用我们目前已经开发好的相关软体与演算法加速这个资料库的建置,为未来微生物研究到人体健康上做好基础工作。

(专访结束)

G30专访.jpg

图尔思.jpg

评论